Home

上星期天,我們好不容易才約到一班朋友踢足球,但卻碰巧遇上四強對戰──利物浦對曼聯、車路士對阿仙奴,整個上水踢足球的人都不見了。我們只好轉戰粉嶺聯和墟,情況依然惡劣,千辛萬苦走到海聯那邊才有一班人,但自己卻在開賽不久後就被人弄傷膝蓋了。當時的感覺還好,但越夜越痛,終至數日以來用柺杖渡日。

星期一要到港大交功課,但又不想去看跌打,只好拿著柺杖(以行山杖權當),以Dr. House的步姿蹣跚地回學校。甫進火車,舉目張望有沒有空的位子,但人們都愛理不理,似乎覺得讓座予一個「後生仔」是沒有必要的,縱使他拿著行山杖。其實最讓我覺得不舒服的,是人們看著我的目光:因為自己又沒有纏上繃帶,以柺杖行走的我就像一個天生有殘缺的傷殘人士(政治不正確,應為傷),對於我奇怪的步姿,人們大多作驚鴻一瞥之狀,然後把目光迅速轉移別處,甚至有種不可名狀的sympathy。此刻,我完全感受到什麼是「隱性歧視」,雖然我大可對自己說,幸好我不屬於那個弱勢群體。

(所以,當RawlsTJ之中說明立約者是假定他們會有能力參與社會合作之時,似乎他沒有考慮到傷殘人士的處境。社會合作已經假設了某種「正常」的合作模式,無論我們如何改變立約條件,部分的傷殘人士亦會因為不能如其他「正常」公民般對社會作出一樣貢獻而被撇除於正義原則之外,所以Nussbaum的修正是有其必要的。這是題外話。)

這幾天幸好有珠珠伴著,不然也就悶死了。當然我也是有貢獻的,對於她的論文我就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意見哩。

 

最開心的,還是晚上收到這些SMS

維維大人:珠珠BB覺覺,小心豬腳!

維維小心腳仔!未訓著的珠珠

 

當然,還有論文上的Further Notes:

Special thanks to Loong Tsz Wai for his patience in spending time to read chapter 77 of TJ with me and for his encouragement for me to do better.

 

 

或許會有人覺得上文有點「肉麻當有趣」的意味。誰曉得呢?小弟旨在仿李歐梵與李玉瑩的做法而已。才猶有不及,但情卻是一樣的真摯。

正是過平常日子。情如絹絹細流,溫厚而深。

2 thoughts on “小心豬腳

  1. 龍兄的生活真的尤如傳說中的才子佳人,令人看著,不禁大叫天上人間。
    笑看冷暖人間世,風留真摰兒女情。
    祝早日康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