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國是正諮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居然)已經是老鬼了,身分又已經是港大研究生……

A)終於完了國是正諮了。對自己表現其實是不太滿意的, 尤其被Kevin插的那一個位, 我承認是自己的準備不足, well……不過他們說得都很對, 其實我在今次的諮詢中學了很多東西。

主要不是那些admin的工作或是待人說話, 這些在系會都學得到, 反而是那些傾立場的過程, 正如Kevin所說的, 過程真的很很很重要。重要的不是我們要個個都像教授, 只是那些東西我們必須是認真地討論過, 我想我自己是做到的了。也許莊員們以為我有料, 但只是「以為」而已, 很多都是自己吹的…唔…其實在傾的過程中, 我自己有很多的啟發, 實在是感激的。

經常都說做學問必須透過交談……這是把自己所學的東西表達出來的一種訓練, 是十分重要的。可是在大學「娛樂化」的環境底下, 我們好像沒有什麼時間討論學術問題, 國是在這方面真的十分難得, 也更教我珍惜這難得的環境。

怎麼說都感激各莊員, 感激主席做了不少協調和admin的工作, 聯絡友校等;阿康和林仔在立場上的貢獻, 尤其前者, 有不少好pt;馬昆其實十分有自己的見解, 也很有熱誠;ben做了不少banner、poster和soc樓的工作, even考梗試;阿珮同oscar雖然我曾經話過你地點解唔開會, 但其實出發點只是想大家多一點的溝通, 看見你們身體不適也堅持正諮, 多謝你們;阿安平時唔多出聲, 但其實你叫佢做野都會做(其實大家都係), 個張我好buy既咭片, 仲有同左我出去問價…其實最想多謝的是agatha, 佢既工作量真係好高, 立場、政綱、聯絡、諗活動, 雖然大家可能覺得她有時有點偏激, 不過我倒覺得這是她的優點, 因為夠真, 不過可以控制下場合咁就仲好啦….ha

寫寫下開始唔知自己寫咩, 仲由書面語變左口語, 不過呢d真係我既感想, 就係咁, 希望聽日MBT系會正諮, 新莊會有好既表現啦…ha, 感覺都真係幾特別, 岩岩被人諮完又諮番人~

這是上年剛上莊的感言。哈,回想起來真的很有趣,思想還是很幼嫩,稚氣極濃。

B)今天興之所至去了下庄SIT會,久違了的交談之歡。在如斯暢所欲言、風花雪月(以致胡言亂語)的氛圍之中,掩蓋不了的是內心的寂寞和抑悶。

回 想去年的這個時候也應該為諮詢而忙得不可開交吧──有滿腹載地的大計,有計之不盡的意見,有取之不竭的精力,心情是亢奮的。誰知道一年下來,不滿與心灰竟 是接踵而來。不消說大家讓人汗顏不已的學術水平,以致於討論的廣度和深度俱嚴重不足;連辦好活動的能力也付之闕如,基本的溝通、連絡、以至簡單的計劃也做 不成;庄員之間可以說是一盤散沙,做事也欠缺魄力(除了少數的)。思之,不禁嘆息不已。

但又可抱怨些什麼?自己作為內務副主席不能處 理好 內部的問題事務,先是agatha和桂林的爭吵,接著是一個又一個庄員的「頹」和油然而生的無力感......交流團是一個大失敗,只因為有上述n個藉口 給自己頹下來不做事又口出怨言;連刊物的出版也都有心無力了。真不可以怪誰,要怪,就怪自己吧。

對著生氣盎然的下庄,恍惚看見昔日充滿熱 誠的自己,以及各位曾經並肩作戰過的庄員。然而未來充滿著太多的變數,面前的路又是那麼的艱辛,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更是一種終身的學問,我實在說不出什麼冠 冕堂皇的所謂鼓勵說話。有點諷刺的是,這一盆澆下來的冷水,不只是澆在下庄身上的,自己又如何可以置身事外?

看著好像有點看頭的year plan,總該有些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其實,誰說上庄只是一個拿活動經驗的工具?曾經叫Peter不要太執著和太緊張,現在居然有些體會到Peter何 以「憂心」、何以「缺席」了。面對日益接近的落庄期,如釋重負的瞬間,換來的竟是沉重不已的憂鬱。

筆鋒至此已不能成文,留白的地方太多,空得有點讓人喘息不來。

這是去年的。感覺灰溜溜的,扮老,其實心靈不太健康,太自責也是不好的。

現在的心境就如此詩: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歐陽修‧<浪陶沙>)

物是人非,這才是讓人欷噓不已之處──不論是在國是或是在同學聚會之際。但所感豈止欷噓而已?樂觀與悲觀,只存乎於一念之間。

3 thoughts on “上年‧去年‧今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