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周生的文章很有意思。我也在這裡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在中學以至於大學三年也是讀理科的,如果不是一些個人的體驗和歷鍊,也許根本壓根兒不會對哲學產生任何興趣。很有可能自己會是一個科學家也不一定,反正 自己理科的成績也是可以當研究生的,為什麼非要選擇哲學的道路不可?更有甚者,自己的大學同學大多從事金融、會計或商界的工作,為何非要留在大學作研究 呢?

我對哲學有興趣是因為它的確解答了我一些困擾已久的問題。這是我最初對哲學的看法──哲學之所以能夠經歷現代化的洗鍊仍不至於趨亡,自然有其存在的原因,keung523已經說得相當清楚,這和李天命先生的看法也十分相近,就是所謂思、生、死的問題。

以我粗淺的看法,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謎。以科學的角度看,某種DNA或RNA的自我複製現象(self-replication)就是細胞存在的來源。 這種說法當然有被推翻的可能,但無論事實的真相如何,我們只是以一第三者的角度去探究事實的本源,但卻不能解釋我們為何有存在的焦慮,這就是「生」的問題 之源。當我們確認自己存在,便有對客觀世界的種種探索,對於如何確當思考、如何生活得愉快而有意義的問題便如焉展開,這就是「思」的問題。能夠面對死亡而 不長日戚戚,寧謐安然,這就是另一根本的人生問題了。

科學是不能解決這些問題的。但基因技術和幹細胞技術的發展似乎可以打破上述段落的預設──人是不能永生的,基於某些原因,我認為這個突破距離我們還有很遠的道路,有機會再詳談吧。

有點扯遠了。另一個回應是有關如何既不自卑、又不自大的問題。我只想說人生中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有太多的同學因種種的原因而不能繼續學業,也有很多人想找 一份理想工作卻被迫留在校園作研究生的。很多時候我們對自己的能力和潛能的認知都是錯誤的,但有一點卻幾可肯定──只有認真讀書才可以真正享受校園生活。 過了三年的大學生活,我總是懷念「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去批判名流學者的精神和場場激烈而切身的辯論,而不是坐在課室被動的聽講課──那和中學的填鴨式 教育有什麼分別?

很多人連選擇的餘地也沒有,一進大學就是為了學位為了工作為了糊口。如果你能有思想上的困惑,那實在是太好了,「沒有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對社會 種種不公制度思考,正正是一個非常合適的切合點。只有對人有真正的關懷,才能夠做到不卑不亢,心境澄明,活得真誠而有意義的。

龍維

周生原文:

各位: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已步入第 四週。讓我略作小結。

到目前為止,我們探討了以下一些基本的政治哲學概念:
The Nature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State; Authority & Obligation; Power & Legitimacy; Aristotle’s Idea of Politics;Hobbes’s Social Contract Theory; The Rise of Modernity and its
Challenge to Justification of Political Authority; Pluralism and Toleration.

根據以往經驗,讀到這個階段,同學對於這科開始會有不同反應。1. 有的同學會愈讀愈喜歡,開始被政治哲學的問題困惑,主動找書來看;2. 有的同學開始感到困惑。例如:不太知道為什麼要想這些問題;不太知道如何想這些問題. 3. 有的同學開始失去興趣,覺得政哲很悶,沒有用,太抽象,太吹水,開始走堂,導修不讀文章等等。

你是那一類呢?你面對什麼樣的困難呢?大家有什麼看法,歡迎提出來討論,也歡迎在辦公時間來找我談。

我再談談我的教學方向。

我的教學是以「問題」為取向的(problem-oriented)。每一課,我都會不斷強調我們在處理什麼問題,該問題為什麼重要,然後再告訴大家,我們可以對該問題採取怎樣的進路(approach)去思考。所以,大家讀的時候,第一步是要把握和理解問題。有了問題,下一步才去問如何處理這問題,以及處理這問題的方式是否恰當。

以Aristotle為例。我問的是:Aristotle如何理解政治的本質和目的?他為何會認為人是政治的動物?又為何將Ethics & Politics關聯在一起?然後我告訴你Aristotle如何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遂見到,Aristotle代表的,是一種相當獨特的,而對現代人來說,卻又相當陌生的一種政治觀。但Aristotle為何會這樣看政治呢?我們見到,那是因為Aristotle的「生活世界」和現代人的「生活世界」有了根本的不同。我們看世界、看政治、看人性的方 式,我們持有的很多價值信念,背後有個更寬廣的脈絡(context)。觀念總是是在某一歷史脈絡中形成和發展。

然後我們可以再問下去:Aristotle的政治觀,是否合理,是否吸引,是否有足夠的論證支持呢?這便牽涉到Justification的問題。在我們明白Aristotle 的歷史背景後,我們依然可以問這類問題,而且這也是政治哲學的核心問題。

或許有同學說:既然我們和Aristotle生活在不同的年代,我們根本不應該用我們的標準去評價他的理論對與錯。不是這樣的。在某一歷史條件下,Aristotle為什麼會提出某套理論,和這套理論是否morally justified,是兩個問題。舉例:Aristotle支持奴隸制,以及認為只有男人才可以參與政治。我們一方面明白他為什麼這樣想,另一方面卻可以指出他的觀點是錯的(例如他認為奴隸和女性欠缺理性能力的觀點,其實是錯的,而且也是不應該的)。

然後我們可以再問下去:Aristotle的政治觀,對我們有什麼啟發?對現代政治和現代倫理生活會否提出一些深刻的挑戰?這是當代很多哲學家在思考的問題。Aristotle的物理學生物學早已過時,但他所發展出來的德性倫理學(virtue ethics),去到今天仍然很有生命力,仍然是最重要的一個學派。

如果你嘗試這樣一層一層想下去,有困惑,便去找人討論,又或去圖書館找書看,讀一讀Aristotle的原典,讀一讀不同人對他的評論,你的理解便會又深一層。最初讀的時候,你可能會覺得很吃力很迷惑,不明所以,也找不到方向。不要急,日子有功。讀得多,想得多,便會慢慢清晰,慢慢明白不同哲學家看問題的一套框架(framework)。每個大思想家,例如Aristotle, Hobbes,Locke, Plato等,之所以大,正是因為他們有自己一套完整的看政治的框架,並 以此去分析論斷人類應該追求的政治生活。讀理論,最好玩最迷人的,便是從這 些不同的框架中,加深我們對世界對社會對人性的認識。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每個人的思考和行動,多少也預設了某種框架,只是我們平時沒意識到而已。我們每天會做各種各樣的價值判斷,並受這些判斷指引我們的行動。我們會做我們相信是對的事情,追求我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甚至會為某些信念而犧牲自己的利益。想深一層,「所謂對?所謂有價值」的基礎,背後正是一個你未必意識到,又或意識到卻難以清楚表達的價值框架在起作用。

就此而言,理論思考之所以必要,是因為它能幫助我們好好了解自己,幫助我們明白這個世界(經驗和價值世界)為何會以某種方式呈現,以及這種呈現方式有何不足。培養出理論思考的能力,你慢慢會有某種「自由」或「解放」的感覺,因為你不僅受價值和信念所推動,而且開始明白那些價值和理念的理據是什麼,以及它們為什麼值得你堅持。而對人生和世界理解愈深,感受便會愈深,精神世界也會愈豐富。

這種知性的探索過程,是不容易的。尤其是跨過門檻的一刻,最難。有些 同學很快便放棄了,三年大學也沒看過什麼書,認真想過什麼問題,只是好像中學那樣抄完筆記考完試拿了文憑,便告別大學;有些同學很努力卻不得其門而入,很多時是由於掌握不到讀書的方法;很少數同學入了去,發覺裡面美不勝收,愈讀愈多困惑,收穫愈來愈大。這都很正常。每個人的興趣性情和求學目標不同,自然會有不同選擇。但既然入了來大學,總是值得認真走一趟的。空手而回,難免有點可惜。

周生
2008.1.31

另一篇很有意思的──做學問的志向:

keung523 回覆: [GPA1095_2008] 做學問的志向

我認為,讀哲學的人很容易會持有兩種極端的態度,一是自大,一是自卑。周生已回應說讀哲學(甚至讀大學)的目的在於了解自己,從而實現自己(self-
actualization),這我是十分同意的。因此,我們沒有需要以世俗推崇的物質主
義為標準,衡量哲學的「用處」,哲學的大用正表現為無用之用。

我認為需要補充的是科學主義對哲學的衝擊。李同學認為現在科學倡導,哲學只純是小圈子的學術研究。這從事實上說的確是今日的時代境況。但我更關心的是,從義理科學主義對哲學帶來什麼衝擊。哲學學者一直說的價值,是否可以純以科學方法解釋﹖例如,有現代的神經科學研究指出,道德行為的基礎是大腦產生有利於免疫系統的化學物質,這對儒學千百年講的道德良知指導道德行為帶來很大的衝擊。又例如生物學可以將愛情解釋為只是手段,目的在於得到對方,使自己的DNA得以延續。我想這是李同學之所以說「以哲學的論說方式來討論人性,總給人說服力不夠強的感覺」。

但我認為科學不能取代哲學的工作。因為我未有能力作普遍地分析,所以我會從一些具體的例子說。以死亡為例,醫學把死亡定義為「持續12小時無自發性的自主運動,瞳孔對無反應,心臟及呼吸機能呈現不可逆轉的停止。」但你會否滿足於這個答案﹖只少我不會,死亡的奧秘似乎遠不是科學所能解釋的。我們只能夠認識他人的死,然後充其量以醫學的方法解釋死亡,這時死亡只是一個外在對象(他人之死)的研究。無人經歷過死亡,但我們都害怕死亡,死亡現象對於我們每一個來說都有深邃的感受。親人的死亡不只是呼吸停止,當中有無限情感的牽連。自己的死亡不是任何一個「他人之死」,而是要自己獨自面對虛無感的來臨和自我同一性的失卻。似乎,如何安頓死亡予人的存在感受,這是科學不能解答的。

又,科學只能開出分解的盡理之精神(牟生先語),它只把事物視為一對象而客觀
研究之。因此,一首樂曲從科學研究之,只會是一些頻率的堆疊。但我們的美感經驗顯然並不如此,我們會欣音樂時會感到心靈向上提撕,這種心弛神往的感受正正是因為「忘我」,我們與音樂合一,而不是把音樂視為對象(科學態度)時所能得到的。如果美感是價值,則似乎科學不能為價值提供基礎。儒家講道德的極致是「與萬物為一體者也」,這也是我們把他人、他物、天地視為同體痛癢者(而不僅視之為對象 而研究之)時方始能實現的。我要說的是,現在是科學盛行的年代,但是哲學對於世界和人生依然有重要的解釋和指引。

上面是補充哲學之用,我們無需為讀哲學而感自卑,我們應該有一種自信,因為哲學處理的是一些更根本(重要?)的問題。當我認識我的啟蒙老師後,這種讀哲學的態度我一直沒有動搖過。反之,困擾我的是另一個極端的問題,自大得認為哲學比其他一切學科優勝。以前的一直以為我,如果一個人不著力思考自己的人生意義何在,則他只是一種無異於禽獸的人形生物。我會認為讀商科的人十分膚淺(我自己曾是商科學生),因為他們只依循社會的標準,追求物質滿足。思考與做人都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學問,我一直認為只有哲學才能使我學懂思考與做人。所以我得承認我所抱持對哲學的態度一直是討人厭的自大。

現在我會開始懂得欣賞不同的人、學科的價值。當然有種種理由、原因,其中一個很深刻的原因是來自賈樟柯導演的說話:

「剛開始時我覺得自己非常厲害, 你看我多堅持, 我追求到了自己的理想。但
是, 當我年紀更大一點時我突然發現, 其實放棄理想比堅持理想更難。當時那些
中斷學業的人都有理由, 比如父親突然去世了, 家裡需要一個男的去幹活; 又如
家裡供不起了, 不想再花家裡的錢了。每個人都是有非常具體的原因, 都是要承
擔生命裡的一種責任——對別人的責任, 就放棄了理想。在這種情況下, 我們這
些所謂堅持理想的人, 其實要付出的比他們少得多, 因為佢們承擔了非常庸常、
日復一日的生活。他們知道放棄理想的結果是什麼, 但他們放棄了。….我開始
真的能夠體會, 真的貼近那些所謂的失敗者、所謂的平常人。我覺得我能看到他
們身上有力量, 而這種力量是社會一直維持下去的動力。」

回覆: [GPA1095_2008] 做學問的志向

你提出的問題,坦白說,以前也困擾我。但問題太大,我只略為分享一二。

如果你喜歡讀哲學,便盡情的讀吧。讀什麼科目,和將來做什麼工作,其實沒有必然關係。大學中大部份的科目,也不是職業導向的。再者,在香港,畢業後總不愁找不到一份工作吧。
我 覺得,大學教育最重要的目的,是令自己學會思想,好好了解自己,並找到自己生命的方向。在大學這樣自由這樣多元的地方,如果你都找不到自己的方向,畢業 後,便更難了。要找到方向,必須學會努力思考,尤其是讓自己思考一些很根本的問題。哲學問題是其中很重要的部份。而要思考這些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讀 書,讀那些古往今來最重要的最經典的著作。所以,讀書的最後目的,其實是幫自己了解自己,了解世界,從而讓自己有限的生命活得豐富和有深度一些。
大學可以有許多其他目的,例如職業訓練,我並不認為那些不重要,但我認為最根本的,沿用Aristotle的說法,還是希望教育能夠令我們知道如何活一個豐盛的人生(a flourishing life)。就此而言,哲學絕對不是沒有用的學科。相反,它是最重要的。看看人類的文明史,最有影響力最值得我們尊敬的,是那些人?孔子,孟子,柏拉圖,阿里士多德,佛陀,耶穌,盧梭,洛克,康德,馬克思……廣義來說,他們都是哲學家。
對,哲學在今天的社會,不是一門專門的職業。但這有什麼問題呢?在一個商業社會,很多技能都可以在畢業後慢慢學。如果大學三年,能令你學會思考,了解自己,並掌握一個看世界的視角,那種收穫才是真正的大收穫。
所 以,我一向覺得讀書不要太功利。讀大學,應是為自己讀書,不是為別人為學位為成績而讀書。這好像是過份理想,其實是有道理的。就我觀察,很多同學都很聰 明,也很用功,但在思想的追求上,很快便停了下來,很快便停滯不前。為什麼呢?因為對自己要求和期許太低,認為只要滿足課程的要求,最後的成績不太差便 夠。因此,修完學分考完試,那一科所學的,很快便忘記了,因為那些知識並沒有真正進入過大家的腦海中。大家最緊張的,是GPA的高低,而很少問在一個學科 中真正得著什麼。說真的,這是最傻的讀書取向。想想,用不了一年,你已將去年的GPA忘得一乾二淨了。
對我來說,這是很可惜的,因為這樣讀書,同學很難會真正感受到做學問的樂趣和痛苦。對學問的追求,需要更廣泛更深入的閱讀原典,更多的思考和書寫,並被那些問題困惑纏繞。只有經過這個過程,思想才會慢慢沉澱累積,人才會慢慢成熟。
我 當年決定轉系,根本沒想過自己走學術的路,更沒想過將來要靠哲學維生。事實上,我當時並不用功讀書,成績也不好,我只是喜歡讀。喜歡,便夠了。人生中做到 自己喜歡的事,不是很好了嗎?就像我現在教書,也是我喜歡和享受的,所以我一天工作十六小時,睡得很少,也覺得很好。我當年的同學,很多人較我賺更多的 錢。我覺得也不需要比較。用陳特先生的說法,做到自己喜歡的工作,並覺得自己的工作是有價值和意義的,而且每天在工作中有所得著,有所進步,已經是很美好 的生活了。
好像有點離題了,勿介意!
周生
2008.1.24
做學問的志向

本人是哲學系一年級的學生。選擇讀哲學或多或少也是抱著一個求學問的心。然而,在面對現實問題的時候,會想自己總不能而做學問為生。或者是我的志向不多大,又或者是我對做學問沒有一個確切的了解,我讀哲學純粹是為了滿足自己追求真理的心,我讀完了有關政治哲學緒論有關自然狀態的一課,有感要做政治哲學就必先要對人性有一了解。然而,以哲學的論說方式來討論人性,總給人說服力不夠強的感覺,或者是我對哲學的理解還不夠深,不過,我覺得在這社會,還是講科學與實驗的年代,哲學的地位純粹是小圈子的學術研究。

周先生你當初轉讀哲學,其實抱著的是一個怎樣的心﹖你當初選讀哲學,就已經清楚自己會走一條怎樣的路嗎﹖我自己是喜歡哲學的,我對人性,對人生,對世界等等的價值也有很多疑問,然而,一想到實際,將來,我是不夠靠哲學糊口的,對嗎﹖一個平凡的人去讀哲學,其實會不會是浪費時間﹖我這樣問是有點奇怪,其實我也不是想你給的一個標準答案,我的答案我會自己尋找。只是我很想知道,你有想過類似的問題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