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經過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之後,論文proposal大作戰可以喘息一兩天了。

這陣子看了很多戲,是對沉悶生活的一種反彈。

<Into the Wild>,這是一部一見鐘情的作品,難得啊。

這是我見過最感動的影評之一──自由 VS 愛 不是選擇題

她把我想說的東西都說出來了。good enough,就不要前後再加什麼感想了。

這是回應珠的(<潛水鐘與蝴蝶>):對,你是我的蝴蝶。蝴蝶就是自由,愛就是解脫。

我又想起史鐵生的<想念地壇>,<寫作的零度>。

零度,这个词真用得好,我愿意它不期然地还有着如下两种意思:一是说生命本无意义,零嘛,本来什么都没有;二是说,可凭白无故地生命他来了,是何用意?虚 位以待,来向你要求意义。一个生命的诞生,便是一次对意义的要求。荒诞感,正就是这样地要求。所以要看重荒诞,要善待它。不信等着瞧,无论何时何地,必都 是荒诞领你回到最初的眺望,逼迫你去看那生命固有的疑难。(史铁生:想念地坛)

人類尋找本源之心不竭,寫作也就有了真正的理由。

張藝謀<活著>,我愛小說多一些。余華筆下的故事沒有那麼dramatic。活著就是活下去,不需要什麼哲學理由。

許鞍華<千言萬語>,不及<天水圍的日與夜>的平實味道。千言萬語欲還休的是導演。要有一些香港社運歷史的認識才會看得有味道。吳仲賢的故事,不是很多人知道。

Micheal Haneke<Funny Games><Castle>。愛上他刻劃人物的手法。附上兩大個影評吧。

Safari underground: funny games

九尾黑猫: 《城堡》——当雨伞邂逅缝纫机

看了幾本的香港史論述,只是越看越慚愧,因為到了現在才對香港的歷史有一個比較全面的認知。

大陸有關香港史的論述有很多,大多強調香港在殖民史前和中央有什麼聯繫,也強調港英政府的不人道對華政策。

有很多史料都是合理的,只是香港被歷朝視為蠻荒之地卻是難以否認的史實,即使學者們如何殫竭智慮,也不能改變殖民史前香港被忽略的邊緣地位吧。

英國也有一些史料,大可補充中國史料的偏頗之處。不過有的時候為殖民者開脫的潤筆還是少不了。

有兩本書一定要看的。王宏志<歷史的沉重>、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

學術方面嘛。proposal的結構開始定下了,研究方向也比較清晰,接下來就是要準備presentation的東西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