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六四屠城人證物證俱在,天安門母親淚痕未乾,港大學生會會長居然口出妄言,身為港大研究生的我,能不慚愧乎?

http://twchau.xanga.com/698344180/64/

忘卻六四、懷疑六四、修正六四

「若將來的社會主義是威權式的,若政府除了像現在擁有政治權力之外,還擁有經濟權力,若簡單地說,如果我們有的是發達工業加專制主義的話,那麼人類的境況要比原來的壞。」—— Oscar Wilde,1854-1900,文學家、費邊社會主義者

六 四事件的新老受益者要從他們的立場撰寫那段歷史,理所當然,所有對一九一七年之後的共產主義運動史稍有認識的人,都不會感到意外。這個主觀意志,在目下中 國這個依然是一黨專政國家裏,又是客觀可行的,因為黨不僅控制政治、媒體、出版和交流空間,它還掌控一切專政機器和武裝力量。中國的學術自由不包括人文和 社會科學,特別不包括歷史學和政治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是和文化部、新聞出版署一樣,組織上受中共中央宣傳部(即中宣部)直接領導,而中宣部的官方定位, 是「中共中央主管意識形態方面工作的綜合職能部門」(見中宣部網站「主要職能」頁)。如此,歷史學和政治學,必須時刻服從黨的意識形態和宣傳路線、方針、 政策、調子。要明白中國二十年來處理六四事件的手法,最好從這個認識開始。

六四事件發生後,黨馬上本能地開始了撰寫這段歷史的功夫,那是分好幾個雙重疊的階段來做的:

(一) 掩蓋:在這個階段,黨做得很公平,它既不許任何有損其聲譽的事實和言論曝光、流傳,它也不主動推銷它想推銷的一套說法,而是對所有有關六四的論述,都一律 禁止;這個做法,一直維持了二十年。今年,所有和國內進行文化交流的項目,一不准提西藏,二不准談六四,尤以後者為甚。就西藏問題而言,學界可做一些研 究,黨並不擔心此事在國內出現輿論失控,畢竟中國人口百分之九十二是漢族。但六四不一樣,除了黨的直屬媒體偶爾提及之外,「六四」及有關字眼,在內地傳媒 上徹底消失。這個頭一階段目的,是要讓知道的人遺忘,讓不知道的人繼續不知、不覺。成績是有的;六四前後出生的一代大陸人,都不清楚、無從清楚這回事,很 多甚至根本不知道,尤其是在幾個大城市以外廣大地區的年輕人。(愿諒那幾位香港大學學生。)

(二)開脫:這一步主要是在海外採取的。手法、 說法有好幾種,其一是「諒解論」。中國地方大,人口多,窮,不能亂,特別是不能再像文革那樣亂。中國沒有處理群眾騷亂的經驗,沒有橡皮子彈,沒有催淚彈, 沒有水龍頭。這些都要諒解。其二是「國際標準論」。基辛格也說過,世界上沒有一個政府可以容忍首都廣場被示威者長期佔領。西方民主國家也有軍警屠殺學生, 如美國的肯特州州立大學事件。其三是「代數和論」。鎮壓換來二十年經濟增長奇蹟,就算殺了人,正負值相加,無疑還是正數,值得。

(三)種 疑:目標人士或怯於權力、或出於忠心、或迷於利益,對六四印象模糊、感覺鈍化之後,各種懷疑論便出台了。沒有資料啊,尤其在海外,如何判斷真相呢?會不會 是美國中情局幕後策劃的呢?學生是否過激呢?六四運動的領導為什麼都逃到西方去呢?他們不是「走佬」的懦夫嗎?為什麼坦克壓過之後的死者還有人形?死者是 否解放軍的多?大家要注意的是,這些懷疑論,都是有利於黨的懷疑;所有提出此等懷疑論的人,不會想到一點:如果黨不一直封鎖真相或真相的調查,根本不必那 麼多的懷疑。

(四)修正:遺忘得差不多了,懷疑得差不多了,便開始推出對六四的修正主義。這也可以分兩步走,先是「反思」。猜想無資料,空 談無結果,示威耗精力,不如反思六四。反思六四的什麼呢?什麼都可以,只要向前看,不要糾纏過去。這種反思,曾鈺成月前有關講話是典型,作用是掃除思想障 礙,把路鋪平。跟着,提出黨版六四事件真相。國家強大了,人民歸順了,外人都來朝貢了,走出這積極的一步也安全了,黨版真相內容一定很豐富,甚至還可大方 講出真正死亡人數,反正被殺者愈多,往後愈有威懾力。走完這一步,撰寫六四歷史才算大功告成。

掩蓋和開脫是被動的、防守的,種疑和修正是主動的、出擊的。掩蓋和開脫,二十年來工作已做得差不多了,程序大體上進入種疑和修正階段。分水嶺大概在○四年和今年之間。大家看看兩次官方對外談及六四的分別便可領會。

○ 四年三月兩會期間,溫總答記者問有關六四事,《新華網》發的標題是「溫家寶答6.4風波:團結穩定比什麼都重要」,內容雖無新意,避重就輕只談前後、不談 中間,但態度還算比較穩重、低調、有耐性。今年兩會期間,同一個問題,由有「中國第一新聞官」之稱的趙啟正作答,這次官方新聞稿的標題是「趙啟正直面六四 風波提問」,文章記述當時情況:「當美國之音記者不懷好意地問及六四風波的定性問題時,趙啟正在幽默機智的談笑風生中化解」。(註) 這是十分自信、進取的態度,否則不能在此等事情上嬉皮笑臉,說話瀟灑、幽默。

註:兩篇講話分別見○四年三月十五日《新華網》和○九年三月二日《新浪網》。

程 翔 斥 港 大 內 地 生 六 四 謬 論
「 想 為 中 共 屠 城 洗 脫 罪 行 嘅 人 , 唔 該 佢 哋 收 聲 ! 」

評分: 5.8 (187人) 瀏覽人次: 27,033 回應: 101 <!–
var hitrate =0;
var maxcount = today_top_rank.ART_RANKING.ARTICLE_ID.length;
for (i=0;i

【 本 報 訊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對 平 反 六 四 立 場 堅 定 , 可 是 該 會 昨 日 舉 行 的 六 四 論 壇 , 先 有 內 地 學 生 質 疑 解 放 軍 的 坦 克 車 未 有 壓 死 示 威 學 生 , 北 京 學 生 在 戒 嚴 令 後 上 街 反 而 是 違 法 行 為 , 之 後 學 生 會 會 長 陳 一 諤 更 認 為 北 京 血 腥 鎮 壓 學 生 只 是 「 有 啲 問 題 」 , 外 界 不 應 將 矛 頭 指 向 北 京 。 出 席 論 壇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對 學 生 言 論 難 以 置 信 , 曾 親 身 經 歷 六 四 的 資 深 傳 媒 人 程 翔 更 激 動 地 指 斥 有 關 言 論 是 為 中 共 屠 城 開 脫 , 「 想 為 中 共 屠 城 洗 脫 罪 行 嘅 人 , 唔 該 佢 哋 收 聲 ! 」 記 者 : 林 俊 謙

港 大 學 生 會 社 會 科 學 學 會 昨 日 舉 行 六 四 論 壇 , 請 來 民 主 黨 副 主 席 劉 慧 卿 、 資 深 傳 媒 人 程 翔 、 以 及 被 指 親 北 京 的 港 大 學 生 會 會 長 陳 一 諤 作 嘉 賓 , 吸 引 逾 200 名 大 學 生 圍 觀 。

陳 一 諤 指 學 生 不 理 性


zoom

港 大 學 生 會 社 會 科 學 學 會 昨 日 舉 行 六 四 論 壇 , 吸 引 逾 二 百 人 圍 觀 。

陳 一 諤 表 示 , 89 民 運 是 愛 國 行 為 , 中 國 政 府 應 該 平 反 六 四 , 但 談 到 當 年 血 腥 鎮 壓 手 法 時 , 陳 只 稱 是 「 有 啲 問 題 」 , 指 外 界 不 應 只 將 矛 頭 指 向 中 央 政 府 , 反 指 學 生 當 年 若 及 時 自 行 散 去 , 鎮 壓 就 能 避 免 , 批 評 當 年 學 生 領 袖 不 理 性 。
陳 接 着 鼓 勵 內 地 學 生 發 言 , 一 名 來 自 廣 東 省 的 曲 姓 男 學 生 公 開 質 疑 學 生 會 大 字 報 欄 貼 出 的 一 幅 坦 克 壓 死 示 威 學 生 相 片 , 「 點 解 一 架 坦 克 車 壓 完 嘅 人 , 仲 會 有 人 樣 ? 」 他 認 為 北 京 學 生 在 戒 嚴 令 下 仍 上 街 屬 違 法 , 中 共 鎮 壓 並 無 不 妥 。 陳 一 諤 回 應 稱 , 「 究 竟 嗰 條 屍 體 係 解 放 軍 定 平 民 , 我 哋 唔 知 道 」 , 又 認 同 戒 嚴 令 下 學 生 上 街 不 合 法 , 是 否 「 合 情 」 則 可 再 作 討 論 。 陳 及 後 指 出 , 中 共 當 年 選 擇 鎮 壓 , 是 由 於 學 運 不 局 限 於 北 京 , 「 成 個 國 家 有 動 亂 情 況 。 」

「 戒 嚴 令 本 身 已 屬 非 法 」

20 年 前 因 六 四 事 件 憤 然 離 開 任 職 多 年 左 派 報 章 的 程 翔 聞 言 後 , 難 再 遏 抑 憤 怒 情 緒 , 高 聲 表 明 絕 不 接 受 有 人 透 過 誇 大 學 生 錯 誤 , 為 當 年 中 共 血 腥 屠 殺 開 脫 , 「 共 產 黨 執 政 四 十 年 , 唔 可 以 話 自 己 係 個 唔 成 熟 嘅 政 黨 , 佢 哋 開 動 三 十 萬 大 軍 , 用 坦 克 車 、 裝 甲 車 對 付 手 無 寸 鐵 學 生 , 呢 個 係 罪 ! 唔 單 止 係 錯 ! 想 為 中 共 屠 城 洗 脫 罪 行 嘅 人 , 唔 該 佢 哋 收 聲 ! 」 。 程 又 指 , 中 共 當 年 頒 佈 戒 嚴 令 前 , 未 有 依 法 先 召 開 國 務 院 全 體 會 議 討 論 , 只 由 總 理 李 鵬 自 行 宣 佈 , 「 戒 嚴 令 本 身 已 屬 非 法 」 。
劉 慧 卿 亦 稱 難 以 認 同 陳 一 諤 的 說 法 , 「 中 國 政 府 當 年 殺 咗 咁 多 人 , 屠 殺 咁 多 人 , 都 只 係 「 有 啲 問 題 」 ? 佢 哋 係 歷 史 罪 人 , 唔 係 有 啲 問 題 」 , 她 坦 言 : 「 有 啲 嘢 真 係 唔 係 喺 度 聽 到 , 都 唔 信 會 有 人 咁 講 。 」

http://blog.tiney.com/?p=2317

做個勇敢港大人

假如我是港大學生,現在這一刻想的,是彈劾現任學生會會長。我連他的名稱也不屑一寫。
此君說港人要尊重他的言論自由,但專重你的言論自由不代表人們要認同你的言論。將尊重他的言論自由與認同他的鳩嗡畫成等號,這位大學一年級生思考方法是否 太過廉價?我們完全的尊重他發表個人意見的自由,例如他質疑相片中被坦克輾斃的人是平民還是解放軍,要透過辯論才知道。那我也有我發表個人意見的自由:就 算真的透過辯論知道相片中被坦克輾斃的人原來是解放軍,那麼整張相的意像是否會即時光彩了?請問當時誰人駕坦克入城?為甚麼要坦克入城?我希望我們的心智 不是退化到要辯論才知道駕坦克入城的是解放軍還是平民。
此君說的話,不是代表個人,而是代表學生會,亦即是代表整體港大學生。這已經不是個人言論自由的問題。正如曾蔭權不談六四平反,這是反映政府立場,而非個人意見。港大學生當初一人一票選出這樣的人代表他們,今天他說的每句話,每一位港大學生都要負責。
假如有港大學生認為現任學生會會長的公眾言論不妥,學生有權彈劾他。縱使這個行動非常艱鉅。以集體投票會選出此君的情況看來,彈劾成功機會極低。就算失敗,都要讓公眾知道,該名學生會會長的言論不代表整體港大學生的立場。
當年有親身經歷的港大研究生、教職員通通鴉雀無聲,對這位學生代表不發一言。一個失語的社會是人類的悲哀。
今天的港人,愧對廿年前影片的港人。1 今年六四晚會,不能出席,因為那天是我碩士畢業研究的簡報日。但我會像廿年前的香港人,紮上黑紗對死難者作出哀悼。

  1. 以前連新聞報道員都在螢幕前帶黑紗。最高調反對中共血腥屠城的,竟然是中資機構。 []
http://chhung3.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09.html

理性討論陳一諤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對六四的一番見解,總括而言,就是呼籲大家「理性討論」六四事件,不要盲目反對。事實上,如果報紙沒有寫明他是港大學生會,我會以為他是明光社的社員,當年明光社,也呼籲過大家要「理性討論」廿三條立法。

這讓我這個喜歡理性討論的人感到有點慚愧。原因是,「理性討論」四字,除了用來分辨是非之外,原來還可以用來迷惑人心。彷彿凡事加上「理性討論」,不合理的話題亦會變得合理起來。

這位陳同學和明光社看來都不知道,這個世界,有些問題,例如阿媽係女人,是根本不必討論的。又或者,當一條問題本身都非常有問題的時候,理性討論只是浪費時間,應該馬上修正問題,而不是在有問題的問題上糾纏。那麼所謂「理性」,只是用來掩飾他們無理取鬧的行為的修辭。

六四屠城,人證物證俱在,還要繼續討論處理手法是否合適,「屠城」是否合適等,問題本身已經極不合理,正如你到今日還要爭辯「地球是否方形的」一樣,問這種問題不代表閣下凡事求真,只表示閣下智商有問題。

至於理性討論,古代鄒衍有此論說:

「夫辯者,別殊類使不相害,序異端使不相亂。抒意通指,明其所謂,使人與知焉,不務相迷也。故勝者不失其所守,不勝者得其所求。若是,故辯可為也。及至煩文以相假,飾辭以相惇,巧譬以相移,引人使不得及其意,如此害大道。夫繳紉爭言而競後息,不能無害君子,衍不為也。」

這位陳一諤,觀其行文流暢,中文程度實在比特區很多寫英式中文的人好,但聖賢之書,似乎未能讀透。子曰「知恥近乎勇」,這陳一諤恬不知恥,還膽敢說這樣說只是要引起廣泛討論,沖擊思潮。

黃毓民去年競選時高呼「民建聯最無恥」,我認為現在必須更正,論香港最無恥者,馬力已故,當屬此人。

3 thoughts on “六四謬論

  1. 都怪學生會競選時,大學生冷感,事不關己,於是便輕易的將機會放給早有準備者。今次事件也許從好的角度想,就是 “引蛇出洞",警醒港大學生和香港人,快快做好預防工夫。

  2.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77327464788&ref=mf

    4月14日- 16日 (星期二至四) 全天於校內發起簽名運動,聲明如下:

    1989年6月4日,中共下令軍隊槍殺,甚至用坦克衝向及輾過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工人,犯下滅絕人性的罪行。任何擁有良知和基本是非判斷能力的人,都不會懷疑六四屠城是否應該平反。香港大學學生會向來抱持如上立場,然而,在六四屠城二十周年前夕,事情卻起了變化。

    今年港大學生會無緣無故地提出全民公投「平反六四」,意圖將投票結果確認為「學生會的永久立場」。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的不負責任言論,更侮辱了整所大學和市民大眾:他堅持用「鎮壓」而拒絕用「屠殺」來形容當年中共的行徑,批評學生在戒嚴令下堅持繼續示威是違法行為,但對戒嚴令本身欠缺合法性卻隻字不提。陳一諤甚至宣稱中共的血腥鎮壓只是「有D問題」,而且將責任歸咎於「非理性」的學生──因為他們未有在軍隊暴力清場前主動撤離!

    當年的八九民運主要由學生帶領,二十年後的今日,港大學生會卻連維持原有立場的勇氣都沒有(而要訴諸公投),會長陳一諤甚至公然為中共開脫屠城罪名,這怎不令港大學生感到遺憾和羞恥?

    唯此之故,我們要求:

    一、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和評議會,立刻召開全民大會罷免陳一諤。他的言論已充分說明了他沒有資格擔任港大學生會會長。

    二、陳一諤向港大學生、六四死難者及其家屬鄭重道歉。

    三、港大學生會立刻取消「平反六四」公投,並聲明「平反六四」公投毫無必要而且荒謬。

    A petition will be held on campus on14-16 Apr (Tues-Thurs). Below is our statement: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which took place on June 4th, 1989 was a crime against humanity – unarmed students and workers were shot, run over by tanks or beaten. The fact that this tragic event should be redressed is undisputable, and this is a position that anyone with a sense of right and wrong would tak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s Student Union (HKUSU) had always held this position, but just before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things changed.

    The HKUSU this year suddenly proposed to hold a General Polling in regards to whether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should be redressed. They plan to adopt outcome, whatever it be, as “the permanent stance of the Union”.

    The HKUSU’s president Ayo Chan also outraged the entire university as well as the general public with his irresponsible speech on the topic. He insists that we should use the word “incident” instead of “massacre” when describing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crackdown on the 1989 protests. He called the students’ insistence to continue protesting a violation of law since they were doing it despite the curfew, without any mention of the curfew’s lack of legitimacy (or that of any command made by the tyrannical Central Government). He even claims that the bloody crackdown was only “A BIT problematic” and that it was a result of the “irrationality” of the students for not having voluntarily dispersed in time before the military got violent!

    Since the protests in 1989 were movements largely led by students, it is deeply regrettable that the HKUSU today lacks the courage to simply maintain the position upheld for the past two decades. President Chan’s attempt to twist the truth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brutal decision has also shamed the students at HKU that he represents.

    Therefore, we demand that:

    1) the HKUSU Executive Committee and Council hold a General Meeting to impeach President Chan, since his speech proves that he does not deserve to be the head of the most powerful student body at HKU;

    2) President Chan apologize to the students of HKU as well as the victims of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and their relatives; and

    3) the HKUSU cancel the General Polling regarding whether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should be redressed and declare that a polling is absolutely unnecessary and meaningless.

  3. abc:

    是的, 身為港大學生, 不應該一開始就讓陳先生這號人物上台。不過, 陳先生只是云云和稀泥人物的表徵, 這才使人真正擔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