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索羅斯的思想體系有三個主要概念:

可錯性(infallibility): 我們對生於斯長於斯的世界的理解, 與生俱來就是不完整的。

反射(reflexivity): 我們的思維主動影響到我們參與的事件及我們的思考對象。

開放社會(open society): 對我們自身的可錯性是開放社會賴以建立的基礎 [4]

為什麼社會科學的預測必然失敗? 這是因為我們的思維不能獨立於考察的對象之外, 事實並不能作為判斷真假的依據, 我們的主觀思維會影響未來事件發生的結果, 這使得預測有著不可避免的不確定性(indeterminacy)。

重要的是在反射的情境中, 事實未必構成判斷真理的獨立標準。過去我們以陳述是否和事實相符作為真假的依據, 但是否與事實相乎是可以用兩種方式達成的: 我們可以提出真確的陳述, 但也可以影響事實。換言之, 是否與事實相乎並不保證真實。[15]

與事實相乎並不能證成社會科學或經濟學模型的理論效用, 因為我們可以去改變事實, 使之乎合我們的主觀願望。就好像說一些自我指涉的陳述一樣, 這些事實並不獨立於我們的自由意志之外, 反之會影響人們自己所指涉的情境。

有關思維(thinking)與實在(reality)的關係, 索羅斯的說法很妙。

我們生有的世界是非常複雜的。假如我們要形成一種世界觀, 作為下決定的依據, 我們就必須簡化。我們使用概括、隱喻、類比、比較、二分化和其他心靈建構為這個混沌的宇宙帶來秩序。但每一種心靈建構都扭曲了其所代表的事物, 而每一點扭曲都使我們要理解的世界增加了一點東西。我們愈思考, 要思考的東西就愈多。原因是, 實在不是已知的, 是和參與者的思維在同一過程中生成的。這情形就有如思維的過程一樣: 思維愈複雜, 實在也變得愈複雜。思維永遠趕不上實在; 實在永遠比我們的理解內容豐富。實在可以出乎思維的意料之外, 但思維卻有創造實在的能力。[17]

7 thoughts on “思維與實在

  1. 多謝珠珠. 珠bb的讚賞是維維繼續努力的原動力呢。其實這篇東西和珠珠對真實與interpretation的理解很有關係。

    寫多一點, 你有試過在一對平行的鏡之間看自己嗎? 重疊的影像之間, 那一個才是真實的自己呢? 我們總要認定那一個影像才是「我」, 否則我們將會無窮後退, 哪怕這一個「我」也只能逼近真實而不是真在本身。我們理解的現實也不正是這樣嗎?

  2. 補充一點, 似乎我們可以說預測經濟是邏輯上不可能的, 因為我們本身對預測的預期就會影響預測的結果。

    至於我們心靈理解實在的內在缺憾, 則並不蘊含實在是不存在的。Reality just exists there without our interpretation (it seems that Berkeley would argue against it).

    我們的思維過程本身就是實在的一部分, 但Soros精妙的地方, 是把思維的創造性和實在的不確定性解釋得淋漓盡致。

  3. 引用通告: 市場不確性的根源 « 不再憂鬱的亞熱帶

  4. 引用通告: 練乙錚: 筆戰第二回:金融學「有效市場假說」 « 不再憂鬱的亞熱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