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一向不太喜歡林沛理的精英心態,但卻不得不同意他對電影的理解。

And the essence of cinema is make-believe, or suspension of disbelief, not real life. No matter how hard she [Ann Hui], or for that matter any other filmmakter, tries, they can never reproduce reality in their movies. What we see on screen is the simulation or representation of reality, not reality itself (Muse, May 2009, p.3).

許鞍華拍的不是紀錄片,賈樟柯的《二十四城記》又何嘗是真實的再現呢?他們所做的,只是呈現一個真實的輪廓罷了。

贾樟柯:对于我自己而言,难以老实去拍纪录片的情况发生了不止一次。现实的采访之后,那些往事的细枝末节处,总萌生种种的想象,挥之不去。开始也很苦恼,后来突然觉得应该去把这样的想象抓到。实际上,我在追问自己的是,电影究竟能为历史做什么。是提供史实么?答案是否定 的。电影更多的是提供一种真实的历史经验,这个经验中包含虚构的部分,而虚构的部分可以帮助我们把复杂的历史经验条理化,把埋藏在情节背后的人物内心的真实世界呈现出来。(《二十四城记》:贾樟柯与主流相遇的探索)

簡單來說,歷史也不光是紀錄,也可用想像構成。其實,我們想像的,又怎會只限於歷史的建構呢?

2 thoughts on “電影的本質

  1. 引用通告: Ann Hui: observer, not commentator « 不再憂鬱的亞熱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