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時事評論都很喜歡說「近來」,其一是因為貪方便,其二大概代表了時事評論的宿命-一但事件的熱潮過去,便沒有人再對事件關注,那麼還加那麼多的背景資料和語境作甚?

話雖如此,在思想上介入時事還是有其需要的。「近來」的時事誰則了無新意,但卻或多或少反映了自己一向關注而又揮之不去的議題。比方說,如果有人說五一二完全是因為「預料不到的天災」-昨晚的無線電視特輯如是說,我們是不是要基於「尊重」、「對話的空間」、「理性討論」等等的理由去「暫時保留判斷」,不對「地震完全是天災」一說嚴加駁斥?

呂大樂的文章,我們似乎必須對異見者呵護備至,稍為語氣重的文章都可能會消滅公共討論於無形。雖然他的文章標題是陳一諤,但他似乎並不是為陳一諤說項。他更關注的是公共議題的討論質素。對於所謂大是大非的議題,他認為我們應該對異己者更寬容,不要一開始就「歸邊」、以「動員替代辯論」云云。

原則上我十分認同討論應該理性。寬容異己,設身處地去思考對方所持的理據並儘量保持對話,這些都是民主社會十分重要的元素。但是我認為同情的理解有其限度,過分代入異見者的角色往往會使人異化為和稀泥的牆頭草。對於一些證據確鑿的判斷,尤其是牽涉人命傷亡的政府失職失責事件,我們應當堅持己見,對一些偽中立立場應立刻予以駁斥。

陳一諤之類的言論可惡的地方,就是以偽理性的名義為包裝,實際上是逃避思考、逃避採取立場的犬儒。要是我們花很多時間說明深入思考的重要,那就真的是「中計」了。當權者正正希望我們討論理性的重要,而不是如何思考反省他們的種種過失。

例如五一二地震發生之後,余秋雨發表了一篇名為《含淚勸告請願災民》的文章,希望家長以大局為重,先讓政府救災,不要申訴呼冤,以免被對中國不懷好意的團體利用。還是梁文道的文章寫得好,震災和向政府「討個說法」根本毫無矛盾的地方可言。要是一個偽理性論者走出來說,我們不應該那麼快歸邊,要看看兩方的理據,理性討論如何深入議題的問題,甚至要找出公共討論的本質來,這難道不是魚目混珠、混淆視聽嗎-以「理性」之「魚目」,去混淆本來要討論的政府失責問題。

要是對方謬論連篇,不論其生成的歷史背景如何,我們狠批又有什麼問題?言論自由可貴之處正正在於我們既可以狠批別人,亦可以做一個毫無立場的偽理性君子。我們可以選擇成為另一個譚作人,孜孜不倦地去調查五一二地震的死難名單,尋找災難背後的真相;也可以「理性」地去代入政府的立場,為他們處處阻撓民間自發調查說項,認為要救災就不能對政府的過失直斥其非,要從大局著想。我不認為反對政府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去拘譚作人是什麼不理性的事,更不認為認定六四是屠殺不是鎮壓更不是八九風波是什麼偏見。要是沒有譚作人的調查,我們可能永遠不能知道這些數字:

A类:建筑设计及建筑质量问题,遇难师生人数3067人,所占比例53.05%

B类:选址不当,遇难师生人数1023人,所占比例17.7%

C类:建筑陈旧或列为希望工程的校舍被违规使用,遇难及失踪师生人数1571人,所占比例27.2%

D类:建筑构建或附属物垮塌,遇难人数99人,所占比例1.33%

E类: 异地伤害,遇难人数21人,所占比例0.36%

除了討論的廣度和深度之外,追求真相之心不是來得更重要嗎?

延伸閱讀:
在四川,一場真相與黑暗的鬥爭
北川中學豆腐渣證據確鑿 川官隻手遮天中央應徹查
必須追究五一二責任

兩套五一二紀錄片:
劫後天府淚縱橫(China’s Unnatural Disaster: The Tears of Sichuan Province)
孩子孩子(Who Killed Our Children)

2 thoughts on “容忍的限度:回應呂大樂《是否需要立即狠批陳一諤》

  1. 引用通告: [轉載]曾瑞明:世紀. 後六四Debate « 不再憂鬱的亞熱帶

  2. I think we also influenced by information organisations such as the news media and ‘expert’ opinion.So we need a people who stand out by word of mouth.Let teen think about what is true.This is very importa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