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一直都覺得自己不是遊行的常客, 六四和七一的遊行也不是年年都去。對於我來說, 平反六四、追求民主中國、爭取普選、廢除功能組別等全都是很重要的訴求, 可是這還不足以推動我行使遊行的權利。

這次反高鐵的行動, 理論上並不比六四和七一更符合大是大非的定義, 始終在現今的政治制度下, 出現這些不公義的工程和撥款, 幾近是必然的事。都已經麻木了─不斷被否決和忽略, 爭取了二十多年的直選和民主, 無力感已經油然而生, 那每年一度的儀式就像是提醒自己那尚未泯滅的一點良心仍在而已。但是反高鐵, 第一次讓我感受到過分樂觀的滋味, 讓我越來越覺得, 香港新一輪的公民行動正在成形。

星期五的傍晚, 我極力地爭取請數小時的假, 希望儘早趕到立法會, 這種迫切的感覺, 是從來沒有過的。我是首次感覺到, 有一班自發的, 年齡相近的, 對社會運動形式看法相近的人, 聚在一起, 為著一個議題去抗爭; 而這個議題本身, 並不是一些民主派的大佬或精英主導出來的產物, 反之一班年青人各自成了運動的主角。這種由下而上, 自發的民間運動, 才符合我心中民主社會應有的圖象; 那些代議士只應是運動的配角, 不應該主導一個民主運動的發展。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是1129遊行衝擊政府總部, 一名青年回應警方PR的提問。當警方問他是否代表示威者時, 他很自然地答: 我只代表我自己, 這些人都各自是自己的代表, 行使著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大意)。

這獨立的年青人氣息深深吸引著我。不再是儀式化的「表達意見」, 行動本身有著自己的意思, 代表一種自發的氣息, 不但希望改變自己, 也希望藉著行動感染他人。

嘗試再作一點抽離的分析。我很記得朱凱迪在立法會的門外大呼「我們不要被第二次殖民」, 我聽了很有點震撼, 因為這種講法其實很「反動」, 不但代表香港人主體性的確立, 更意味著中國只是香港的「宗主國」, 現在中共對香港民主運動的種種壓制是一種再次殖民的過程。那麼, 我現在參與的反高鐵運動, 就不單單是爭取香港區內的空間公義那麼簡單(當然爭取庶民空間的使用權本身亦是一件甚為困難的事)。

實際上, 誰人也講不清楚現在香港這種新運動形式有什麼政治上的特別含意。甚至是這種運動是否有其特別之處, 也為人所爭議, 始終背後所包含的世代之爭, 在不少上一代人的眼中, 只是一群生活不安定的青年因為不滿上一代人而作出的對抗, 只要他朝這群人年齡稍長, 社會地位相對提高之時, 這種對抗就會消弭於無形。

但是, 只要他們稍稍觀察一下就會知道, 這麼多年青人之所以參與反高鐵, 又或者支持五區總辭, 並不是因為他們生活不安定。其實我們個個人都有工開, 而且不少人的人工比香港的入息中位數要高, 甚至有學者參與。是的, 我們的確想作出抗爭, 不單是行動上的, 還有價值上的。我們已經對漸進的改革不耐煩, 但我們並不是支持行動上的革命, 只是希望找出一種憲法內賦予的新運動形式, 衝擊舊有的政治思維, 從而去改變日益不公義的香港社會。

One thought on “我為什麼會去反高鐵遊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