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我認為,516投票最大的意義,在於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引入新論述。

問題是那個新論述是什麼呢?我覺得不是「公投」這概念。如果這是運動的目標,那麼運動一開始就失敗了,辭職補選根本就不是公投。

馬國明的《為甚麼變相公投是新民主運動》一文指出,香港的自由概念,所謂核心價值是一個被扭曲的「半天吊」價值。人們之所以不去投票,之所以不認同516投票運動的理念,是因為是次運動對自由這概念的理解並不符合港人慣常對「自由」一詞內涵的認識。因此,他認為要繼續推動「新民主運動」,我們必須為被扭曲的自由概念從新定義。

馬文認為英美及歐陸哲學對自由及理性的理解有著本質的不同-前者著重程序理性,個人自由的唯一限制是不能侵犯別人的自由;後者著重主體如何自我實現,此斯為自由人實踐理性的體現。姑勿論馬文對自由主義的理解是否有所偏失(例如Berlin就有negative/positive freedom之辨),但馬國明大體點出516投票的意義並不在於其程序理性(即516投票是否公投,是否合乎議會程序),更不在於其結果,而是在於公民能否借此次投票直接參與政治,認為自己能夠實現民主體制背後的價值,把選舉從純粹利益的分配,變成一項主體自我實現的行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