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反高鐵運動一役後,在公共論述不時出現一種講法,指參與運動的青年大多強調個人自主與自發參與,表現有異於傳統政黨動員的模式。對於這種政治參與的模式,不少年輕一輩均深受鼓舞,甚至認為這是民主運動發展的新希望。

筆者亦曾經一直深受這種論述鼓舞。但516的低投票率卻讓我不得不反思,究竟這種某程度上「反組織」的政治動員,是否能有效地持續推動民主運動。

回想整個516運動的發展進程,有關「公民參與」、「新民主運動」等論述都是在建制派杯葛參選之後才提出來的。當初,如果建制派真的動真格進行其鋪天蓋地的選舉工程,五區補選變相公投還能就著一個單一議題去投票嗎?如果五位辭職補選的議員有其中一個受到落選的威脅,這場運動或許便會演變成另一次選舉工程的對決了。

還記得反高鐵的不少參加者都強調,自己並不是經任何團體動員出來,而是純粹反對興建高鐵背後的一些理念,例如政府制訂政策的草率、功能組別的專橫、以至是對香港發展模式的反思等。但這種強調非組織式的公民運動,似乎在「公投」這個極需要動員能力的民意表決程序當中,並未能夠動員一個足夠多的人口參與。萬人參與反高鐵的確是政府不容忽視的民意,但五十七萬的投票人數於公投的一般尺度而言,卻顯然稱不上成功。「公投」之成功有賴全民支持表態,但實際上不少政治中立的市民根本就不重視是次運動,完全不當是一回事。要發動政治中立的民眾參與,策略上實在不得不考慮傳統的政黨動員或是主流輿論陣地戰。

經常泡在網上的年輕人,往往忽略了網路的代表性問題。一篇好的文章可以有好幾百人在facebook上流傳,一個group可以有過萬人加入,但這種網路支持往往是廉價的,成本實在太少。而且,Facebook、Twitter、newsgroup等特性是群組成員之間大多是志同道合之輩,彼此對於某議題已有相近的立場,幾乎完全接觸不到反對者的意見,就算有也可以選擇性忽略,這又怎能準確地掌握主流的意見和形勢?

更致命的是,經過二十多年的持續奮鬥,我們仍然未能好好地把民主與種種的民生議題扣連起來,不少人仍然視政治運動如洪水猛獸。「公投」本已是一個不易理解的政治理念,以一個脫離本土脈絡的理念去達致全民動員,這似乎不是一個有效的方法。由於筆者對香港的民主困局想不到其他的突破之法,對「公投」之事只好抱姑且一試的心態,但現在事過境遷,證明此路不通之際,我們理應好好討論一下如何重整人心,尋找出路。難道支持泛民的人除了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之外,就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