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W.V.Quine曾經對翻譯之不確定性作出以下闡釋:

讓我們設想一種情形:有兩套翻譯手冊,都一樣近乎完美。我們之所以如此判定,是因為它們都通過了某種經驗性的測試方法:根據手冊之指引,與母語人士進行正常的交談,結果都能獲致流暢的對話,溝通順利成功──成功的意思可能是準確問出某目的地的方向,拿玻璃珠換得無價的紀念品,或者達成任何想要的任務。這就是一種檢察測的方式。

現在假設有兩套獨立製作的翻譯手冊,同樣通過完美的經驗測試,接著我們試著交互運用。針對某一特定文件,雖然兩者分別都能產生正確而流暢的翻譯,不過如果把它們混在一塊交替使用,對同一文件進行翻譯,卻會產生無法融貫的現象。這就說明了我所謂的翻譯之不確定性。 (交會與軌跡,p.102)

這種不確定性對理論之間的溝通可能促成巨大的障礙,但Quine卻有另一番見解。

就我的觀察而言,不同的翻譯者對同一群人進行翻譯,理論上是有可能產生兩套截然不同之概念架構。不過,我將這種現象視為豐富的資產,而非缺陷。它突顯出一個重點:概念架構幾乎完全是人類的創造──為了配合中性輸入資料所產生之創造活動。相對於中性的輸入資料,理論的力道更加強勁,運用更為寬廣;但也因此容易產生疏漏,這就是我為什麼會相信不確定性學說的原因。

我們可以想像有兩套歧異頗深之形上學,同樣中肯地解釋經驗現實。這時候我們就需要某種客觀、科學性的溝通方式,保留理論上的迴旋空間。(交會與軌跡,p.10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