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以下為《交會與軌跡》一書對Michael Sandel訪問的節錄。

問:……公民共和主義之思想傳統非常強調自治的觀念,認為國家應大力提倡這個價值。但是,到底公民自治與政治參與好在哪裡?

答:……第一種共和主義的詮釋路線……對個體而言,無論其他非政治性的目的是什麼,參與自治運作都是重要的;因為如果沒有培育公民參與自治的能力,就無法維繫民主生活的方式,進而追尋各人設定的人生目標……此種溫和的立場,基本上是把治理視為工具性的價值(instrumental good)。

……比較強烈的共和主義立場認為,參與自治原本就是人類充分實現美好生活的必要面向。其論述是把治理與人類價值緊密結合,認為除非實際參與政治審議,否則某些人類的重要機能──獨立判斷、與他人共同思索公眾目標、同情他人的際遇立場,以及跳脫自身即刻利益的能力──都將陷入荒蕪;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投入某種政治運動或政治參與,就不可能充分實現美好的生活。(交會與軌跡,p.17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