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一次和內子討論痛苦的問題,她感嘆地說:「如果不是價值,是甚麼支撐著我們走下去呢?是吃喝麼?是玩樂麼?」

這個提問震動了我的心。剔掉了價值之後,我的生命還剩下甚麼?不過是一個又一個的欲望而已。除了吃喝,除了玩樂,生命就不餘別的東西。再借佛家的字眼:除了五陰盛,還是五陰盛。這些東西有甚麼重要,值得我為之生為之死,為之而奮鬥?它們能夠給我一個大於我這五尺之軀的意義嗎?除了五陰盛苦,我的人生還能有別的東西嗎?

不能。剔除了價值,我就還原為一個實然的生命,沒有了應然的面向。我活著,不為甚麼很偶然地活著,既不該死,也不該活。這種人,我們稱為「行屍走肉」。沒有人能忍受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這種行屍走肉的痛苦,是價值闕如的苦,是空虛的苦,謂之「空苦」。

所以,大師的追隨者們,紅塵裡聰明的眾生,一方面將社會上既有的價值定性為虛假的建制,一方面相信他們自己的價值倒是顛撲不滅的,孜孜於為他們自己的價值奮鬥,每天在社會上推出新鮮的抗爭運動,樂此不疲。

現在我們回頭看,保羅的話忽然變得可解了。為甚麼律法既成全了害死我們的罪,卻又同時是叫我活的生命之源?理由是,價值給我們生命以意義和動力。然而,一旦有了價值,我們也就有了背叛價值的可能。而背叛價值,比起未有價值之前的痛苦,又是更深的咒詛。我們用價值來治療空苦,卻往往因為無力實現這價值,而陷入罪苦之中。

節錄自楊國榮,《顯魅與和樂──對生命意義的逆流探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