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要告別八個多月的書店工作,總有點不捨之感。

最後一個月到了某大學的書店,相比起旺區的綜合型大店,這裡的人流真的少很多,很不習慣。

大學店,理應有更多的學術書籍吧。當初我是抱著如此期望的。

是的,當然有不同大學出版社的專櫃,但這多是為了合約而設的,因為咱們寄人籬下嘛。分門別類總是有的,大致都可以分得出文學、哲學、社科、科學和工管,不過再細緻一點就無能為力了。佔店面積最多的,始終是大學教科書。

這也是可理解的,在大學書店有至少85%的店銷是來自教科書,在只有不足10%的中英文雜書銷售中,學術書佔的分量就更少了,任憑你如何努力,甚至把中英文雜書都做得齊備了,甚至銷售增長兩三成,這不過是總店銷不足1-2%吧……難怪總監說過大學店做的是形象生意。

雖說如此,我還是喜歡默默地把一些經典/學術書放在當眼的位置,偶有知音已很快樂。原來

Collected Work of J.S. Mill  一放上架,一轉身便被人買走了。

A Theory of Justice 原本所有分店都沒有了,我拿了幾本,還補了一次貨,真的很不錯。

Keynes: The Return Of the Master 可能金融海嘯,人們都想重新認識這位大師吧。

The Grand Design 近來熱賣科普書,我也買了一本kindle版看,Hawking寫的很通俗易明啊。

The Road To Serfdom 進一本賣一本也很不錯啊。

還有更多我忘了,The Selfish GeneGuns Germs and Steels、羅永生的Collaborative Colonial Power、經濟學家如Coase、Friedman等人的專著,通通都有人買的呀。可是怎麼書店裡,就是經常連一本庫存也沒有?

那天有人問我為什麼沒有Edward Said的Orientalism,我說已經訂了呀,不過要三個星期才有。前天有人問Michael Walzer的Jsut and Unjust War,一查之下才發現連資料也沒有,真是慚愧得很,讀者不禁莞爾,「很出名的啊」。我一時語塞,只胡混地搪塞半句,作個苦笑就算了。

其實道理也簡單得很,自從有了「中央集權」的採購部之後,店員訂書不再需要太過費神,反正依據前人的銷售紀錄就可以了。尤其是大學店,只要做好教科書銷售,其他的都是門面工夫,反正都掙得不多嘛。結果,店員都只按本子辦事了。尤其是英文書,只要是新到貨的,都會把它擺在新書架曝一曝光,反正都是機會均等的,所以學術一點的書,經常都會再版,大概是看穿了某些連鎖式書店的經營模式吧。

臨別之前,我在公司的電郵中找到數個由前人整理的書籍目錄,很詳盡地記錄了一些常備的學術書籍。俱往矣 ,那個電郵是2003年發出的,而那個發電郵的人,亦已經成為了集團的核心管理層,沒空再管店面的瑣事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