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太久沒有好好地細看彩園附近的一景一物了,兒時熟悉的景象漸漸成為歷史。沒有了可以坐的機動玩具飛機和買Gameboy 遊戲帶的聯合興、一時情急要買文具和影印身份證的嘉文和萬興,還有那一時記不起名字、十年如一日,總是貼上學生木顏色畫作的琴行……在「商場升級」的前提下,兒時的小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老街坊的臉孔漸漸褪色,如今見到的,總是行色匆匆的遊人和買奶粉的大陸客,他們買東西的位置本來就是有大牌檔冬菇亭可以吃餐肉米的地方,那裡曾經是我小學上課之前的蹓躂之地。還有麥當勞對出的空地,這裡曾經每天也有一些伯伯在下象棋,空地上的和椅都滿載和朋友一起談天說地論中國未來辯哲學謎題的記憶。

彩園曾經也是一片菜園,當年被清拆的村落不知道是否也曾經抗爭過?我不知道彩園的種種比不比得上石崗菜園村的抗爭意義。這裡沒有另一種可能,也不小資。這裡只是一個平凡不過的小屋,但卻是我人生中重要的底色,拿走了它,我什麼也不是,但我能為它做的卻是那麼少,看它變得陌生,終至淡忘。

刊於《明報》「自由談」

One thought on “消失的,不止是菜園村

  1. 引用通告: 彩園小販雜憶 | 不再憂鬱的亞熱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