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中國日報專題報導 – 家不成家
文:郭賈雪
譯:龍子維
2012/10/18

當49歲的張德光(阿光)親自用鎚子敲碎家中的木板時,同時也敲碎了當中盛載的回憶。

「10多年前,我的父親親手把木板豎起,在家中間了一個新的房間;想不到現在是由我親自把它毀滅。」

以上是阿光由舊居被迫搬走最後一天的情景,他已經在那裡和父親弟弟一起住了超過十年。所有搬得走的東西,都已經預先放進一袋袋的紅白藍膠袋之中。面對空無一物的房間,阿光感到十分失落。

兩年前當父親過身,阿光辦好轉戶主手續後,一個星期內便收到房署的通知,成為「最嚴重寬敞戶」,要求阿光搬進一個較細面積的一人單位。

香港公屋編配是根據住戶的數目而定的。單身人士通常都會被編配往大約17平方米的單位,而3人家庭通常會被編配往一個大約34平方米的單位。當家庭人數有所變動,例如有家人搬走或者過身,剩餘的住戶就會成為官方定義下的「寬敞戶」。直至2012年3月,現時70多萬的公屋住戶當中,有7%(或5萬戶)是屬於寬敞戶,當中大多數都是一人住戶。

由於公屋輪候冊的申請人數目越來越多,房委會便制訂一個嚴格的寬敞戶標準,以便把有關居民搬走,來解決公屋需求越來越高的問題。

2010年10月,房委會把「最嚴重寬敞戶」的定義收窄1平方米,由35平方米收窄至34平方米,使大量的住戶即時「中招」。

根據運房局遞交立法會的文件,2010共有550個「最嚴重」的「寬敞戶」個案。但修改有關「最嚴重寬敞戶」的標準後,有關個案即時上升至3000宗。有關當局希望能在兩年之內,「解決」寬敞戶的「問題」。

阿光便是因修改標準而成為「最嚴重寬敞戶」。他居住在安蔭邨1個34.76平方米的單位,僅僅比標準高了0.76平方米。房署第一次編配給他的單位,小於14平方米。

「那個單位很細,又窄又髒,內牆剝落。全屋只有一個窗,望出去全都是其他單位的石屎牆。」

阿光跟房署說,他是不會搬去少於20平方米的單位的。他不斷參加集會和抗議行動,1年半後,最終接受了一個位於石蔭邨23平方米較大的單位。

對於阿光來說,搬遷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尤其是由一個滿載記憶的地方搬走。每件東西背後都有一個故事。當年阿光父親為了要間兩個睡房,便找木板親自裝修來省錢;還有那個鐵製的碌架床,是年過6旬的父親親手鑲嵌的;在客廳的梳化床,是父親癱瘓後,因為覺得客廳空氣較流通,便經常倚著它。這些大型家俬,都隨著要搬進一個23平方米的單位,而要全部拋棄。

「我用了三天的時間來丟東西。梳化、雪櫃、衣櫃,甚至是垃圾桶,通通都要丟。雖然都很新,但因為要買較細的,都留不住,實在十分浪費。」他一邊說,一邊坐在他悉心設計和布置的新居,狹小的單人房空間,擺放著30年前家人一起共同完成的拼圖,牆上掛著的,是20年前的老鐘。

阿光花了10萬元作為搬遷及裝修的費用。他說,「政府只給了3千多元的搬遷津貼,這怎足夠?」

有關政策的官方檢討日子漸近。根據房委會2012年3月的數字,現在尚有大約2000個「最嚴重寬敞戶」的個案。

「我是一個消防員。進入火場救急扶危,我從不害怕;但當我每次打開信箱,我的手忍不住顫抖。」住在葵盛東邨一個34.44平方米單位,現年51歲的徐湯傑如是說。

1998年,徐生和他83歲的母親因重建安置,獲派一個3人單位。作為一個公務員,徐生意識到這是「住大左」,將會成為政府所定義的「寬敞戶」。他曾經就此詢問房署的職員,職員對他說不用擔心,因為有關單位最終將會出售。

徐生和母親滿心期待搬進單位,他形容「上樓就好像中了六口彩一樣,母親也十分興奮,當時的畫面仍歷歷在目。」

不料開心的日子竟如此短暫。徐生母親在搬進單位的兩星期後便過世了,徐生根據房署的指示轉戶主,「想不到才幾天,所有事都轉變了。」由於區議員的協助,徐生當時仍然可以留居現有單位。但2010年「最嚴重寬敞戶」的標準修改後,徐生便再次面臨被迫遷的命運。

徐生並不想搬去一人單位。他形容「新的一人單位只有14平方米大,宛如政府劏房。」被迫遷的陰影使他一直不敢買新的家具,因為怕地方太小放不下。他說:「在過去十多年我連晾衫架也不敢買!」

徐生承認,不搬走也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尷尬地說:「當然啦,住在大一些的居所一定會舒服些。」

「不過這不是我的錯,是政府一開始把我安置在這裡,不應該由我來承擔所有的後果。」徐生繼續批評:「這並不是一個合理的政策,根本就是擾民;家庭人口的增減是常有的事,這政策根本讓人不能安居樂業。」

根據現時的政策,假如「最嚴重寬敞戶」拒絕房署四次單位編配,便會被取消公屋戶籍。

現時房署暫停編配單位給徐生,理由是他有一個女朋友及可能將會結婚,但徐生亦承認他其實是單身。

街坊工友服務處組織幹事龍子維,接觸不少「最嚴重寬敞戶」個案,指出有部分街坊其實亦獲得酌情處理,其中一個個案,是租戶有家人申請單程證,並將會來港團聚加戶。

「這基本上是一種酌情:一方面租戶要應付來自前線房署職員的壓力,不得不作妥協;另一方面前線房署職員也面對上級的壓力,只能作有限度讓步。」

龍先生跟他的同工組織街坊,抗議「寬敞戶政策」。他認為這政策並不能有效分配香港既有的公共房屋資源。

「把寬敞戶搬進一人單位,會使現時已有龐大需求的一人單位面臨更大壓力,寬敞戶政策只會進一步加劇公屋資源失衝的現象。」

單身人士上樓的問題近年越趨嚴重。截至2012年6月,在199600公屋輪候冊的申請人中,有93500屬非長者單身人士。30歲以下輪候中的單身人士更升逾20000人。房委會稱有關數字是四年前的接近6倍 (參考星期五的香港焦點故事)。龍先生強調:「但單身人士每年只有2000個單位供應。」

他認為房署在連番的抗議行動後,態度有所軟化。他希望房委會即將舉行的政策檢討會能夠撤銷「1平方米」的標準調整。

為受影響的公屋居民發聲並不時常受歡迎。在網路上,經常會發現一些批評「寬敞戶」霸佔公屋資源,要求他們搬走的言論。

「我已經差不多習慣了。」龍子維認為,「如果我們要以一句說話總結發生了什麼事,實際上他們是住在一些較大的單位中;但如果我們細心一點了解,會發現很多複雜的細節,很難一言以敝之說這就是錯。」

當被問及這對一些正在輪候公屋的3至4人家庭是否公平時,龍子維指他相信這兩批人實在不應該把對方放在對立面。

「實正的問題在於,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要輪候公屋?」

Struggling for a place to call home

1 of 3
徐湯傑正坐在晚飯桌旁。這34.44平方米的單位能夠容納一個3人梳化。作為一個消防員,當他不用當值時,很多時都會選擇留在家。(郭賈雪/中國日報)

Struggling for a place to call home

2 of 3
張德光正坐在電腦桌前。這是他利用碌架床下的空間自製的桌子。(郭賈雪/中國日報)

Struggling for a place to call home

原文請見:http://www.chinadaily.com.cn/hkedition/2012-10/18/content_15826008.ht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