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自戴耀延教授提出「佔領中環」的想法後,激起坊間的熱烈討論,不過,如果佔領中環所換來的,是一個淘空了和港人感情血脈相連的老店和人情味的香港,那麼佔領的意義又何在呢?

香港現時租金高企,不少老店接二連三逐一易手,40年歷史的利苑粥麵、20年歷史的旺角銀龍、以至無數在屋邨陪伴港人成長的街坊生意,均敵不過昂貴的租金結業。面對連鎖大集團的步步進逼,小商戶一個個接連消失,市民除了在老店結業前一窩蜂地去幫襯,似乎或多或少地都接受了這麼的一個現實。

我是在公共屋邨長大的。在領匯「升級商場」的前提下,眼見兒時熟悉的景象漸漸成為歷史,沒有了可以坐機動玩具飛機和買Gameboy遊戲帶的聯合興、一時情急要買文具和影印身份證的嘉文和萬興,還有那一時記不起名字、十年如一日,總是貼上學生木顏色畫作的琴行…..看著屋邨商場「升格」為內地客的消費熱點,除了大罵地產霸權之外,應該還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

回購領匯的盲點
當年政府策劃領匯上市之時,幾乎所有的政團、商界、媒體都一致叫好,不少市民更以抽中領匯股份為榮,紛紛視盧少蘭婆婆為「阻人發達」的眼中釘;時易勢易,上市後的領匯猶如脫彊野馬不斷加租,那些認為領匯上市會為香港整體帶來利益的人,一個個變得沉默起來,更有政黨打倒昨日之我,提出要回購領匯。

回購領匯,動用的是納稅人的錢,而且需付出一定比例的溢價,無論回購的比例是多少,幾百億是少不了的,亦無可避免地會讓現時手持大量領匯股份的機構投資者先大賺一筆。另外,假如回購的附帶條款,是如長毛去年立法會動議所提及的,限制領匯不能再加價,那麼市場將可能預期領匯的盈利下跌,導致回購後領匯的股價隨之下跌,被迫入市的香港納稅人,將會即時蒙受損失。

直接回購問題多多,到底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呢?

社區回購的可能
鄒崇銘在《墟冚城市》一書中,提出「佔領中環不如佔據領匯」的想法,把領匯的擁有權本地化。背後的理念,是透過引入大量的本土社區投資者,令領匯變成另一種形式的合作社,使整個管理變得更開放民主,以服務社區為前提,形成互利互惠的合作市場。

在具體的操作上,韓江雪在書中提議可仿效英國2005年的社區利益公司立法,藉此規管公司分紅比率,把盈利強制留在社區之內。在回購領匯的融資問題上,韓更建議政府應以強化社區參與和經濟自主為前提,由政府擔保作低息貸款,向市民和社區作公開集資,甚至利用空置的政府物業作資產交換。

管理思維的轉變
領匯現行模式最為人垢病的地方,是中央管理帶來千篇一律的消費模式,全然沒有照顧社區需要。因此,回購領匯絕不可能只是一個公帑是否用得其所的問題,正如韓的文章所指出的,地方化的分散管理,讓社區的需求得到充份的重視,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一日政府不作出這思維上的轉變,而是以天水圍天秀墟由上而下的管理模式操作,忽略當區的實際人流聚集模式及習慣,以為只設置一個固定地區便能搞起社區墟市,這反映了政府迷信管理主義;容許小販買賣,使小民能直接參與、使用和創造街道這公共空間,而不是代之以領匯式的規管,否則連滋生本土文化的場域也漸次消失,香港剩下的就只有一個又一個面目模糊的大商場了。

回購以外
全盤把屋邨商場的管理權交回房委會,又真的可以保障200多萬公屋居民的公眾利益嗎?瀏覽房委會的網頁,看到位於油塘的新商場「大本型」,不論是裝潢、店舖以至是對外的宣傳手法,和領匯轄下管理的商場其實並無二致。這種地標式建築的心態,實際上普遍存在於房委會新落成的屋邨商場。

回購領匯的結果,未必是人民真的能夠「佔領領匯」,使基層市民重掌社區生活空間的自主性,有誰能夠保證,回購領匯成功的房委會,不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領匯模式與之競爭呢?

如何下放管理權力,務求促進除股東以外的社區持份者的充份參與,是改變現時「領匯霸權」的唯一出路;只是,在新自由主義盛行的香港,提倡著重社區參與和經濟自主的屋邨商場管理,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延伸閱讀:

鄒崇銘、王慧麟、周嘉慧編,2012,《墟.冚城市:在地自主經濟與良心消費》,在地生活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