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每逢新年來臨,婆婆總會親自下廚煮齋菜給我們吃。那齋菜可不是日常可買到的齋老味,而是用片糖煮的腐竹、豆卜和菠菜,我從來都不知道是怎麼弄的,可是次次都吃得津津有味。後來婆婆身體不好,由舅母代煮,那份味道便減了幾分,即便是母親大人模仿婆婆的煮法下廚,卻始終煮不出那種風味。

農曆新年過後便是婆婆生日,通常我們都會習慣在東涌的酒家晚膳,但印象中婆婆每次吃得不多,也不見她有什麼笑容。今年轉了在梅窩的海鮮酒家,吃5時半開始的「晚飯」。那天婆婆的胃口極好,吃魚吃肉又吃菜,把整條蒜香骨反來覆去吸吮不止,還偷偷地喝了半支的可樂。她那天應該蠻盡興的,還多次囑咐我們要多些過來在這裡吃飯。

個多星期前去看《南海十三郎》,當中十三郎、薜覺先和唐滌生等人的故事實在引人入勝,忽地想起母親大人說過,婆婆曾經帶過她去戲棚看粵劇,正想找機會問婆婆愛看什麼粵劇,誰不料隔天凌晨,便竟生死相隔,再無緣了解婆婆的過去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