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已經不記得是寫第幾篇有關六四的文章了。

每逢六四,總有人走出來說「六四是一場歷史悲劇」,也總有人走出來呼籲大家不要遺忘歷史,要平反六四。

今年「本土派」杯葛六四燭光晚會的理由,是「不再愛國」,不再糾纏愛國還是愛黨,不再批評支聯會的了無新意,而是決絕地與中國的民運割裂。

我並不是太想討論爭取本土民主是否必須以中國民主化為前題,這個問題或許重要,但我更關注的,是族群意識、歷史建構與文化認同之間的關係。

1)

話說四年前,經過二十載歲月,港大學生陳一諤還在「理性討論」廣場上的屍體究竟是解放軍還是平民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從內地來港攻讀碩士的研究生,寫了一篇洋洋數千字,反思她所了解的六四是什麼回事的一篇感想。文章描述的,是一個從小「喝狼奶」長大,受愛國教育,後來偶然接觸紀錄片,繼而到港,在六四晚會的燭光中,驚悟被騙的反思故事。

當她在鍵盤上打下「曾經的愛國變得很模糊,我不知道什麼是『國』了,為什麼要愛」的時候,沒有這種經歷的人,大概很難明白年復一年燭光堅持對於她帶來的衝擊和震撼。

寫到這裡,讀者大概會覺得,我無非是在借一位內地生的反思故事,說明六四燭光晚會存在的必要。是的,我的確覺得六四燭光晚會不能廢,無論你有多不願意也好,這每年一次的「儀式」已經成為香港自由之都的一道風景。更重要的是,整個紀念活動所承載的價值─珍惜個體自由、追求公義社會、反對專制政權,已經成為本土派念茲在茲本土意識的重要組成部分。

2)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大中華情意結」。悼念六四的意義,似乎並不單單在於這是中國民運中悲壯的一頁。承傳歷史本身就充滿著偶然性:國共內戰、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當中有多少故事多少人物,是值得我們去了解,去拒絕遺忘,甚至去紀念?論死亡人數及影響之廣,上列歷史事件較六四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在香港每年燭火所紀的,就只有六月四日這一天。

六四的特別之處,在於經過多年的堅持紀念─這要拜支聯會所賜,已經不是一件單純地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事件,而成為了不少香港人建立族群認同、反思殖民統治的關鍵詞。每年的燭光晚會,已經超越了支聯會主題所包含的意義。正如我認識的那位內地生,即使分不清有何國可愛,仍然會為拒絕謊言、爭取公義等理由參加晚會。

「本土派」必會質疑,既然不愛國,不認同支聯會的主題,為什麼仍然要參加晚會?香港人既可以選擇自己悼念,也可以參加另一些同樣是悼念六四,而不是以愛國為主題的集會。

我們總可選擇是否參加晚會;但遊說別人不參加一個不單有標誌性意義,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代表人類共同良知之光的集會,為求建立族群意識,強行把良知匯集的浩然之氣,貶斥成不會思考,只知盲目愛國的鄉愿,藉以強化對內地人刻板、平面甚至是本質化的想像,這和中共一貫妖魔化美國的民主制度,借國人的雪恥心態形塑排外民族主義的做法,又有什麼區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