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我曾經在服務基層的團體工作兩年。其中一個給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雖然大家都住在一個叫香港的城市,但群體與群體之間,以至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差異大到一個程度,很多時我們都不會去運用同理心去理解別人的生活是怎麼的一回事,然後媒體報導出來的效果,很多時都聚焦在某些大家都關心的地方,對團體中的人很多時都已經有一種既定的成見,大抵呈現出來的都是一些刻版而平面的浮光掠影。

因此心中便有一個把不同群體的故仔紀錄下來的想法。在組織被迫遷戶關注組的時候,已經做了一些最基本的嘗試,就是叫街坊把他們在自己家居中,覺得最有價值最有情感依附的物件拿出來,然後為那件物件寫一段數百字的故仔,結果拿出來的有陪伴成長的琴、和父母一起鋪的地磚、還有已去世的母親縫紉用的勝家牌衣車,然後傻乎乎的搞了一個只有一位立法會議員到場的睇樓團和展覽,那些故仔(和物件)連被看一眼也沒有機會,最後又回到街坊其實最終只是想要多些賠償的框框。

可能是技巧不足,又或者是文字的功力不夠吧……一直在想,究竟有什麼更好的方法,能夠把一個個故仔可以紀錄下來之餘,又可以某程度上改變人對人的種種成見?來到社區發展動力培育工作,在Jeff的引介之下,認識了Justin黃照達,談起「疾風勁草」展覽的概念。

當時還不是很清楚要做些什麼,而當時計劃的名稱是叫「如斯草民」,想一想又太過柔弱,後來才改了看起來充滿靭力的「疾風勁草」。

出於純粹紀錄故仔的渴望,我開始向不同的團體cold call。當時也只是說有些浸大的同學希望探訪,也不肯定是否能夠辦得成一個展覽。然後十分感謝Justin,他為這個計劃帶來一班十分有活力又敏感的同學,不論是在探訪的過程中,還是後來的繪本製作,都帶給我一個很不同的切入點去理解這些群體。從同學分享感受的文字當中,以至創作出來的繪本,都看得出他們思考上的轉變,或深或淺。

這個展覽能夠辦得成,說起來要十分感謝Justin,因為他不單去了大部分的探訪,又和同學傾繪本的創作方向,最後場地上又找了浸大視覺藝術院來協助籌備展覽,實在功不可沒。最後,我真的十分感謝6個容許我們探訪的群體,包括新來港婦女組、龍耳、心繫心生命輔導及教育服務、香港失明人互聯會、關注劏房租戶權益計劃和特殊學習需要家長協會,希望這個計劃或多或少,都能夠達致改變社會既定成見的目的。

http://www.cdiorg.hk/c2/?p=113

Power of Narrative Exhibition

Power of Narrative Exhibi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