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繼續處於無語的狀態,認識的朋友一個接著一個的被補,曾經重佔留守討論做問卷閒談拜關帝的旺角街頭重回「日常」,空洞洞的彌敦道洗刷掉抗爭的痕跡,就像預示著當權者將會如何不惜一切抹去曾經發生的歷史。

重讀Rawls TJ中有關公民抗命的一段,越來越不清楚和肯定已經發生的事情是否還是公民抗命了──如果在街佔領和行動改變社會的是少數,沉默拆責堵路的人是多數,那麼以公民抗命承受法律刑責的方式是否還是最好的抗爭方法? 喚醒人心的基礎在於社會上多數人均共享一個大體一致的正義社會圖象及價值觀(common sense of justice),假如這前提並不成立,例如大家對於香港現狀有多不公義體制有多大缺憾有重大價值判斷上的差異的話,那麼是否要承受刑責就變得不再重要,因為接下來要繼續做的,已經超出公民抗命的範疇;而我們面對的,也一早應清楚不是一個如羅爾斯所言的more or less just democratic state,而是一個意圖毀滅自由掌控一切的威權政府。

要繼續做的事實在太多。如何有組織、有力量、有資源地去形成不同群體,在不同的戰場上繼續角力,流動地進行佔領/堵路/落社區/做組織/打議題/搶資源,在個人的層面修身齊家讀書做論述撐行動,其實都預左或多或少會犯法,尤其在香港這個管理主義盛行在公園踢波畫畫寫生在旺角購物鳩嗚也會抵觸法律的police state,更重要的是要顛覆日常,不要催眠自己社會很正常,在鐵屋中喚醒更多睡著的人,才有扭轉命運的希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