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與小販有關的回憶甚多,因自小在彩園邨長大,家住三樓,一出門便是彩園商場的平台,在領匯還未肆虐的年代,晚上只要走多幾步,便可以在來往彩園商場與上水火車站的天橋「掃街」,大快朵頤。

兒時記憶之一,就是爸爸夜班放工回來,大多是凌晨時分,總會在小販檔買些東西回來宵夜,或是魚肉碗仔翅,或是雞全翼和烤牛肉串燒。一天勞動過後,明明是他買來充饑的,偏偏我就二話不說,拿來便吃。

現在舖頭買的魚肉碗仔翅,就像在喝茨汁,完全不是那一種味道。

當年的公共屋邨,還未懂得安裝大鐵閘,防「陌生人」出出入入。尤記得小學的時候,每天早上九時正,總會有一個「傻佬」在我家門外大叫「細佬~~~」。到了晚上,久不久小販都會「走鬼」到我家門口的附近,一打開家門,陣陣燒雞翼咖哩魚蛋的香味,便會飄進屋中,這可算是貧民的流動食肆吧。

搬出去住之後,以為會慢慢忘掉這些記憶。記得4年前回到彩園,晚上欲乘巴士之際,看著彩園商場「升級」之後的景象,便匆匆寫以下連結有關彩園邨的文章。當時的感覺,是彩園邨作為香港邊陲的一個不起眼的公共屋邨,她的生死與社區肌理之消亡,應該不會進入公共視野吧,於是文章題為「消失的,不止是菜園村」。萬萬想不到彩園邨與上水,居然會走進公共視野的討論,其原因竟已經是因為水貨客的進逼與小販的窮途末路了。

由細玩到大的玩具模型舖聯合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