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不夠一年又到訪日本了。今次最大的收獲主要是到訪箱根,並第一次住在日本人的家(不是民宿,真的是位於東京的住宅)。

先說箱根。風景美得很,除了必看的蘆之湖、箱根神社及大涌谷眺望富士山之外,還有就是沒有很多遊客的宮城野早川堤河櫻。

CIMG1112

大涌谷纜車畔的富士山

蘆之湖─隱約可見富士山和箱根神社

蘆之湖─隱約可見富士山和箱根神社

在水中央的箱根神社

在水中央的箱根神社

宮城野早川堤

宮城野早川堤

在雨中盛開的河津櫻

在雨中盛開的河津櫻

可看到山景的民宿真奈邸箱根

可看到山景的民宿真奈邸箱根

雖然在箱根的遊客不少,總體而言應沒有超越地區的可承受能力,因而還保有郊區的寧謐。

回到東京,除了再訪新宿、上野及淺草之外,原本想探訪位於六本木的三得利美術館和新國立美術館的,不過碰巧都是星期二休館,緣慳一面。

大雨中的明治神宮

大雨中的明治神宮

最後去了位於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

最後去了位於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

今次遊覽的一大收獲,是探訪了於惠比壽(其實比較近目黑區)的民居─UR都市機構恵比寿ビュータワー。由名稱可知,這是UR都市機構的都市更新項目之一。位於惠比壽及目黑的高級住宅群之中,租金自然不會太便宜,接待我們的Rio說,一個月的租金高達360,000yen,即近港幣23,400元,要出租來幫補也是可理解的。

與華富邨相類似的天井結構

與華富邨相類似的天井結構

有三間房間,面積有70平方米的高層單位,有大露台可以眺望東京全市

有三間房間,面積有70平方米的高層單位,有大露台可以眺望東京全市

Rio是一間IT Startup的CEO,但仍向我們抱怨買不到房子。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包括香港人在內的外國人,在東京大肆購買房子,推高東京都地區的房價;從Rio的描述確認,日本人並不太看好東京物業的前景,之前經濟不景的印象,即便只有27歲的Rio,仍然是印象深刻。

Rio的另一位同房Kato,是他小學及中學時的同學,曾經在京都大學修讀英國文學。他告訴我們,大部分的日本人都不懂得英語,在學校只會教寫和讀一些英文生字,因為他們覺得並沒有需要去學習外語。Kato的比喻是:「就像你去歐洲,西班牙人不會說英語,義大利人不會,法國人也不會,為什麼日本人就會呢?」

Kato補充,日本有四大dialects,每個語區要互相溝通已經很不容易,更遑論要多學習一種非必需的外語。

之後大家還談到叮噹和Doramon的分別,日本的Doramon是女聲而香港的叮噹是男聲;日本做生意攪startup比香港容易得多因為租金相對比較便宜;日本人傾生意至少每晚要喝到10杯Asahi,兒子自小便會由爸爸鍛鍊酒量;還有就是原來Rio跟我一樣都喜歡松隆子和玩Super Mario……非常愉快的交流。

在傳統居酒屋晚飯,左面的兩位就是Rio和Kato

在傳統居酒屋晚飯,左面的兩位就是Rio和Kato

鐮倉地區仍然很有吸引力;探訪了上次沒有去到的北鐮倉圓覺寺,雖然比京都的略遜一籌,不過考慮到時代和地域的差異,仍是值得一遊窺見鐮倉佛教文化的好地方。

江之島燈塔

江之島燈塔

圓覺寺的庭園一角

圓覺寺的庭園一角

連結江之島和大船的湖南電鐵,是懸空的

連結江之島和大船的湖南電鐵,是懸空的

鐮倉通某美術館的一隅

鐮倉通某美術館的一隅

旅程的終站,便是到訪東京的丸之內車站,一時興起到皇宮外苑走一圈,巧遇園中盛開的櫻花,算是為我們帶來小小的驚喜。

好像東京的姆明比較有性格?

好像東京的姆明比較有性格?

人山人海的淺草寺與雷門

人山人海的淺草寺與雷門

恵比寿ビュータワー外的東京橋夜景

恵比寿ビュータワー外的東京橋夜景

如那天櫻花正開

如那天櫻花正開

沒有賞櫻的人群,卻有三五位同樣發現偶遇之喜的同好

沒有賞櫻的人群,卻有三五位同樣發現偶遇之喜的同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