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內地為香港帶來呼吸不了的空氣?

文:龍子維(健康空氣行動社區關係經理)

在剛過去的星期五及週末,香港人度過了一個幾乎是最炎熱的立秋,同是也幾乎是空氣污染最嚴重的一個立秋。

根據環保署8月7日監測站的數據,香港絕大多數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都達到10+以上,是屬於最嚴重的級別。

網上有好些評論都嘗試指出,今次空氣污染的源頭是來自內地。舉例來說,當塔門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也達到10,而且全港大部分地區的臭氧也是不尋常地高,由於臭氧是次生污染物,政府也會援引有關資料作為區域性空氣污染的指標,換言之,是來自珠三角地區的空氣污染。

不過,在把有關情況進一步演繹為中港矛盾的談資之前,或者我們可以再細心研究一下數據,看看有關的講法是否站得住腳。

筆者翻查了科大有關數據,發現在空氣污染最嚴重的時間,8月7日的下午四時,全港所有監測站都錄得10+的指數時,唯獨塔門是9,相對地比其他地區為低。

11879598_10153488758400449_810245552_o

其實環保署空氣質素健康指數,對某種空氣污染物短時間內所造成的健康風險,是有相當仔細的評估。再細心分析上述空氣污染最嚴重的時段,可發現中環、銅鑼灣及旺角三個路邊監測站,對健康風險威脅最大的污染物,是二氧化氮(NO2)而不是臭氧(O3)。當時因空氣污染而帶來的額外健康風險,三個地點分別為25.58%、27.71%及25.87%,而二氧化氮所佔的比率普遍是高於六成,比起臭氧普遍的不高於兩成,明顯地高出三倍的風險。

由於二氧化氮主要是汽車排放的污染物,作為路邊監測站的中環、銅鑼灣及旺角,二氧化氮帶來的健康風險比起其他污染物更高,至少,我們可以推斷,當時導致空氣污染、引發疾病風險的主要污染源,是來自本地車輛的廢氣排放。

日間的陽光有助於大量的臭氧生成,故此筆者亦選取了同日的下午八時的數據作分析比較。當時香港整體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稍為改善,塔門的指數降至6,但可發現中環、銅鑼灣及旺角的指數仍然分別是最高的10+和10。

11874853_10153488758385449_412600272_o

再細心比較不同空氣污染物對健康風險的影響:中環、銅鑼灣及旺角的二氧化氮所引致的健康風險比例,再進一步上升至75%以上;而荃灣、沙田、葵涌、觀塘、深水埗等一般監測站所錄得的數據,二氧化氮所引致的健康風險比例也超過一半。這進一步印證筆者嘗試作出的推論─香港空氣污染所引致的健康風險,主要的來源是本地車輛的廢氣排放。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們應該對區域性的空氣污染問題視而不見。筆者只是嘗試疏理有關空氣污染所引致的健康風險的主要來源,希望政府能夠對症下藥,處理現時因城市規劃失誤而引致的街谷效應、交通擠塞而導致的額外廢氣排放等問題,要不然便每次都只能「賴天氣」,市民也不想每逢打風前夕,便要被迫吸入又熱又毒的廢氣的,多少GDP增長也抵銷不了平均每年3000條因空氣污染而提前死亡的人命啊

原載於香港獨立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