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現代人活在消費主義、科技及虛擬世界之環境,其實,某意義上亦是失去主宰自己的自由:資本主義鼓勵消費,而過度的消費促成生命的物化,競爭體制已牢牢地控制著每一個體,於是,出現精英主義。人人似乎「自覺」要進修,報讀不同的課程,以增值自己,提高競爭力。現代人已被條件化到一個地步,每刻都檢視有沒有電郵要覆,不斷查看有沒有新的Whatsapp訊息,只要有一刻停下來沒事做,就有一種罪疚感,好像我們荒廢了人生。

漸漸地,反思的時間,可自由支配的時間,心靈內部的感觸,都給訊息世界所抽乾。忙碌的生活被制度化,人愈來愈求望多一點時間,好像時間永恆不夠用,現代人成為一個沒有時間自由的過客,我們實際上已成為了Brook,無法適應沒有智能電話、電腦的「規管」。

所以,吊詭的現象:現代人比以往的人享樂更多,經歷更多,參予的事項倍增,忙於周遊世界的旅行,每到一處酒店,第一句話都是:Wifi的密碼是甚麼?我們已無法看透正在不斷失去主體自由,正進行一種慢性的精神自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