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一屆的財政預算案以「前瞻性籌劃」為主軸,嘗試提出多項創新措施,可惜在交通規劃上,除提及推廣使用電動車及安裝交通探測器外,基本上對如何推動零排放的智慧城市沒有甚麼着墨,讓人非常失望。

用者自付 收費掛鈎污染

或者在談城市交通的長遠規劃前,我們應把眼光聚焦在推行30年也未能成功的電子道路收費計劃。筆者日前出席政府舉辦的聚焦小組,基本上與會者都大致同意,電子道路收費可以減低收費區內的交通擠塞。問題是,電子道路收費的唯一考慮點,是不是就是紓緩香港的交通擠塞問題?我們認為不是,可考慮的地方至少有兩點。第一,電子道路收費模式不應所有車輛劃一收費,而需要按污染掛鈎;第二,電子道路收費所得的款項是否可以專款專用。

第一點牽涉到我們理解電子道路收費的政策理念。用者自付的原則,究竟我們所付的是甚麼?是使用道路所造成擠塞的成本?還是可再擴闊到使用道路所帶來的社會成本,包括擠塞及所帶來的空氣污染?所有車輛劃一收費無疑帶來某種行政上的方便,但卻不切合「用者自付」的政策理念。其實政府在其諮詢文件亦有提及,收費可按車輛載客量來釐定收費水平,理由是私家車載客量少,但其佔用的路面空間並不比巴士少很多,並不是有效率的交通工具,更重要是私家車的人均排污比例比起其他交通工具都要高,根據用者自付的原則,私家車應該比巴士收取更高的使用繁忙路段的收費,因為前者比後者製造更大的社會成本。

的士私家車 徵費應更高

另一個要考慮的因素,是私家車與的士合共佔據中環繁忙車輛路面共8成的車流量。這些車輛實際上會「包圍」一些路經的大小貨車,造成阻塞及排放廢氣社會成本。與污染掛鈎的收費模式,便更能針對現時路面使用的實況,更有效降低相關的社會成本。

乘搭公共交通的市民,最關心的是有關收費是否最後會轉嫁至車費上。據學者的推算,電子道路收費每年為庫房帶來幾億的收入,是否可用於減輕乘客的有關負擔?這確實值得社會討論。

我們期望政府可於其後的諮詢提供更多的政策成效數據,例如不同的收費水平為社會帶來的成本效益,包括減低空氣污染方面的評估,讓公眾可以更準確聚焦討論何種電子道路收費可以最有效減低路面擠塞所帶來的社會成本。

同文刊於2016年3月8日經濟日報國是港事

2016-03-08 HK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