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面對全球資本主義及氣候危機的威脅,很多人的反應是訴諸於人類難以逆轉過度消費的「天性」,Naomi Klein的回應是:

「那麼是人類的天性阻礙了我們嗎?事實上我們人類曾經屢次表現過,我們願意集體犧牲以面對威脅,最著名的是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響應配給制度、「勝利花園」(戰時家庭菜園)和「勝利公債」。事實上為了支持二次大戰期間節約燃料,在英國開車兜風徹底絕跡;而美國在一九三八到一九四四年間,大眾運輸使用率提高了八七%,加拿大則是九五%。一九四三年,兩千萬美國家庭,相當於五分之三的人口,在自家庭園種植蔬菜,他們的產量達到當年新鮮蔬菜消耗量的四二%。」

如果大家認為有必要為2047前途問題尋出路,那麼比2047更貼身的,其實是氣候危機加全球資本主義對城市存續的威脅。當10年後香港的部分沿海地區被淹沒,在全球糧食危機中被逼買貴糧,甚至可能連乾淨的水源也沒有,我們是否應該想想,香港城市體是何等脆弱。重新思考城鄉格局以至永續城市的建構,其實比起本土/民主回歸的二元論爭,更值得有心有力之士落手落腳,推動各範疇的實際政策與落實執行的方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