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清明拜山,初雲霧繚繞,登上公公的墓地,舉目是壯美的南山大東山山群,近山青蒼綠翠,遠山藍靛紫灰,山對面就是大海,應該是上下長沙泳灘吧。祭畢,回到村裏走走,昔日乘涼的大樹因颱風吹倒了,現在是幾株初長成的木瓜樹,果實未熟,興許還有些尚未落下的殘花。那只黑色poodle shampoo不在,三年前和媽、姊、珠和牠朋友金毛犬一起合照。那是和婆婆公公最後一次吃年飯的新春。那隻金毛走了,媽媽說不忍再見到shampoo的落寞樣子。臨走時,爸爸對我說,那山那地有著不一樣的香氣,我說是草青味道,一只深黃褐色的斑碟在低低的飛,低低低低的,是上山石階的那隻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