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一天的假期可以做什麼?

一) 游泳
二) 看《The Lobster》
三) 讀《看不見的城市》
總之就是把工作和論文先擱在一旁。

源起是看梁文道的書評節目,當中的介紹引起了閱讀的欲望,寫得真好(抱歉copy and paste的是簡體版):

「《看不见的城市》里面的有关城市的描写,其实都是在写我们今天的生活。

比如说书里提到的,有这么一个绵延不断的城市带,与其说它是一座城市,倒不如说是一座摊平的城市,或者说是无数的城市所组成的一个荒原。因为在这座城市里面,就像我1990年夏天遇见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是我那座一样,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市中心都长得完全相似。

又比如书里还提到有这么一座城市,它是一个能够满足人们所有欲望的城市,所以城市里面的人全都得辛苦劳动,他们劳动是为了要生产那些能够满足人们欲望的东西。同时他们又需要去消费那些能够满足他们自己欲望的东西……

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以自己的劳动,为他们的欲望赋予了形式,也以他们的欲望为他们的劳动赋予了形式。」

很巧合的,在知道這本書的引介不久,又和同事們在下午看了一部有關綠色旅遊的紀錄片──恰恰《看不見的城市》一書,也是在談旅人和城市的關係,只不過書的主角,叫做馬可‧波羅。他一共為忽必烈描述了66個城市,沒有一個是真實的,全都是杜撰出來。有點像旅遊,只不過真與假的對象倒轉了,人們去了真實的地方,反而要找回一個個虛構模塑出來的城市形象。

《The Lobster》是另外一個巧合,很有負托邦(dystopia)味道的一部電影,根底也在談城市與慾望──沒有愛,只有赤裸裸的階層、慾望與無休止的征戰。

假如男主角可以去到《看不見的城市》中的Isidora,每當他在兩個女子之間猶豫不決之際,總是可以邂逅第三者,而他所有心中想像的一切,也可以得到實現,那就代表他擺脫負托邦,成功走進烏托邦了嗎?

只不過所有到達Isidora的人,都會變成老人,只能坐在城市裡廣埸上的牆,看著一個個宛如過客的年輕人。

“Desires are already memories."──這是城市寓言Cities and Memory的總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