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六四說兩句】每一代都有其時代烙印,八九民運的政治啟蒙角色,無可避免會被其他政治運動所取代。不過,有幾條最基本的底線是必須守的:拒絕遺忘、拒絕犬儒、對人對事保持最基本的好奇心。

可能最重要的是後者,沒有好奇,便不會有動力進入他者的生活,不會嘗試理解他者的苦難。於是歷史變得抽象,文化變得虛無飄渺,社群之間爾虞我詐,人只能變得犬儒,所有宏大的理想都是虛偽的,世界只剩下鬥爭策略與實利。

最後極權便取得最後的勝利,因為國家宣傳機器的最大勝利,往往不是靠著做了什麼,而是靠著不做什麼──真理往往只能沉默,因為說真話離現實太遠,也無助於改變社會,這恰恰是極權的拿手好戲,讓你無力、犬儒、然後充滿仇恨。

同理心的喪失,有人會認為是建國運動的必要之惡,甚至是助燃劑;野心家沒有解答,或者是不敢說清楚的是,透過仇恨建立的共同體,究竟是真正抗擊極權的利器,還是加速人墮落的共業?假如遺忘與逃避責任成為一代風潮,大家是否還會敢於成為邊緣人,成為守護記憶的最後一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