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8-01 A17 | 時事評論 | By 龍子維

香港不是SIMCITY

立法會選舉臨近,土地規劃成為一眾政團政綱中必會提及的重點;然而,不少政團仍然未能擺脫「增加土地供應」的偽命題枷鎖,走不出香港發展必須繼續興建新市鎮的思維。

只關注土地價值
現時有關土地規劃的討論焦點,總是離不開是否應該發展棕地/市區閒置土地/農地/郊野公園以興建房屋的視角。

這類土地分配正義的問題,自然十分重要,但未免未能觸及香港城市規劃的核心——那種以專業角度預先設計好的藍圖式規劃,把香港分割成一個個不同功能的區域,並把人口和企業由市中心分散到鄉郊的城市擴展模型。要了解土地分配為何如此緊張、交通規劃為何重車輕人,就不能不由批判這種藍圖式規劃的思維着手。筆者近日在一個讀書分享會中談及香港的城市和空間規劃時,就不得不拿SIMCITY這個例子來講城市設計。

這個遊戲的奧妙之處,當然是背後預設的資本主義邏輯,例如發展便須把一個城市劃分為住宅區、工業區與商業區【圖】;要發展一個區域,便必先興建相關的基建和馬路網絡;要維持三種區域的需求,便須注意它們之間的位置是否相互毗鄰之餘,又不會讓污染影響土地價值(不是市民健康)。

玩家要在遊戲中玩得好,便必須充分理解住宅、工業與商業之間相依互存的關係:住宅區可以為工業區與商業區提供源源不絕的勞動人口,而須有工業區為居民提供工作;工業區又可以擔當運輸者的角色,無間斷地為商業區提供貨物以供買賣;商業區的種種貨物和產品,則為居民提供娛樂,整個循環生生不息,就是資本主義生財的奧義,亦是身為市長的玩家,政府稅收可以不斷的秘訣。

這種城市規劃的SIMCITY思維,最遠可以追溯至1898年霍華德(Ebenezer Howard)的「田園城市」概念,他構思的城市,就是把城市區分和轉變成幾個簡單的土地利用方式,然後把每一種土地利用的安排轉變為一個個獨立的區塊。

這種功能性的分區影響深遠,根據雅布斯(Jane Jacobs)在《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的評論,整個二十世紀的城市規劃,無論強調分散城鎮規模的「分散主義者」(Decentrists),還是要發展垂直城市的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都在強化這種威權式的、由上而下藍圖式規劃的意識形態。

時至今日,香港的城市規劃,仍為一眾高官權貴與離地規劃師的專業獨斷,體現在城規會審議過程的封閉自守與專業傲慢的種種政府部門「判詞」之中。就以德輔道中的改劃申請為例,所有政府的回應均集中在有關改劃會否影響交通,幾乎完全沒有觸及改劃在城市規劃上如何為香港帶來革新。相比起影響洋洋三大版的交通影響回應,規劃署就只有一句:the proposals would have positive contribution to the public realm and enhance the street amenity in general。原來在香港改劃馬路為行人電車專區,便等同於街道美化。

這些人或許十分「專業」,為維繫香港既有的地產霸權格局,習慣在圖則與數字堆中指點江山,以為發展就是SIMCITY般把土地rezone再rezone。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從來沒有閱讀過Kevin Lynch對都市意象的解讀,不明白行人會對所屬社區與街道進行策略性連結,憑藉當下的感應與過去的經驗,共同產生可以引領行動的「環境意象」;更不消說雅布斯如何以一個雜誌編輯與格林威治村村民的身份,成功抵擋高速公路分割格林威治村與中國城的故事。

專業人士尚未明白的,即使是同質性極高的單一用途街區,隨着居住者與商店的有機改造,也會把街區演化為特色迥異的眾多小巷弄。人是形塑環境特色的原動力,種種的有機活動是創造吸引力和交流的基礎,是不可能藉着功能性的城市規劃計劃所能達致的。

帶來不一樣都市意象
從這個角度看,改劃德輔道中能否通過城規會,根本無關宏旨,反正城規會、規劃署與運輸署等政府部門,尚未了解計劃的創意之處,根本不在意移走汽車是否可以減輕擠塞或是改善空氣,而是在於整個改劃的倡議過程中,公民社會的種種行動如何帶來不一樣的「都市意象」——民間團體落區挨家挨戶解說另類解讀空間的方案,各類爭取另類空間呈現的游擊活動,將重新構造香港城市規劃中民間社會的挨打與衝擊不斷、卻一事無成的既有成見。

德輔道中改劃方案既有專業團體的背書,亦有民間團體注入更新動力,更獲得個別商會甚至行會成員撰文支持,難得在這「爭勝式政治」(agonistic politic)當道的後雨傘時代,仍有一批有心人殫思竭慮,企圖突破現時官、商、民互相對立而衝突不斷的負回饋循環。

政府在最近的「氣候變化持份者參與論壇」,大講社會創新如何可應對全球暖化對香港帶來的挑戰,又大談智慧城市發展與推廣環保運輸。與會的林鄭月娥司長其實亦曾到紐約的High-Line取經,香港是否可以多一個具地標意味的社會創新實驗場,一改城市規劃多年來被譏為地產發展橡皮圖章的刻板形象,就全在特區政府的當權人物,是否有心突破官僚的技術掣肘與既得利益群體的反撲,由一條一公里的街道着手,進行具真正創意的改革。

龍子維 影子長策會、德輔道中聯盟成員

‪#‎龍子維‬ ‪#‎時事評論‬ – 香港不是SIMCITY

20160801_%E4%BF%A1%E5%A0%B1%E8%B2%A1%E7%B6%93%E6%96%B0%E8%81%9E_A17_1_20160801313066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