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歷史小說,一直是我最喜歡看的文體;寫得一手好的歷史小說,不但意味著作者對歷史有深厚認識與精辟見解,更重要的,是對人性的洞察與以小見大的功夫。

讀Mornings In Jenin(中譯:哭泣的橄欖樹)完全是偶然,對阿拉伯文學亦無甚了解。作者Susan Abulwana是巴勒斯坦六日以阿戰爭的難民,幾經顛沛流離去到美國,自然對美國以巴衝突的報導十分不滿。但這部歷史小說已經遠超一個巴勒斯坦難民的控訴,四代人由1948年一路走來的悲歡離合,命運翻弄下兄弟走失竟被收養成為猶太人,故事的「終結」與其說是和解,倒不如說是命運的必然。

一口氣讀完,很有抽離現實的作用,因為相較起來,香港每日所發生的荒謬與光怪陸離,還真的是差得遠。Edward Said生前說過,沒有多少有關巴勒斯坦的故事,可以上升到文學的高度。Mornings in Jenin似乎總算做到了。

面對巴勒斯坦遺民對土地的熱愛與依附,甚至可追溯至1000年前打敗十字軍,阿育布王朝薩拉丁建立的一條小村艾因霍村,突然明白香港的土地/鄉村運動,所需要的那種歷史重量,絕不是現時那種論述可以處理得到。

「阿梅爾,依我看,多數美國人無法像我們這樣愛。那無關於他們先天的缺點或優點。關鍵在於他們活在安定安全之中,活得太淺,很難把人的感情推入到我們所活過的那種深度。我了解你的困惑。就拿害怕來說。我們感到害怕的事,別人遇上了,可能會嚇個半死,這是因為我們早就被經常指著我們的槍口麻痺了。我們習以為常的恐懼,沒有幾個西方人體會過。以色列人的占領讓我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暴露在極端的感情之中,因此,如果不到極端,我們根本感受不到。

我們悲傷,是因為我們不斷地喪失,死亡就和我們的家人一樣,唯有避開才會使你幸福,但家人畢竟還是家人。我們的憤怒是西方人所無法理解的。我們的傷痛足以使岩石為之哭泣。我們的愛的方式也不例外。阿梅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