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1)

阿英,在我心目中已經是街工的某種標誌,雖然他本人肯定會極力否認這事實。

總記得在他那極其凌亂的工作桌上,在堆積如山幾乎把電腦MON都淹沒的廢墟堆中,總會看到牛黃解毒片的踪跡。

阿英經常牙痛,大概是工作壓力大和太夜瞓。每次他牙痛,我都叫他去看醫生,多注意身體,他卻往往只會食幾片牛黃解毒片。

2)

做他的同事,其實有點恐怖,因為不知道他會幾時「發癲」。

「發癲」不外乎就是擲電話擲檯櫈,可以估計有不少同事都會很怕他。

他的脾氣,我卻知道是一種近乎強迫的執著。認識他的人,總會知道他在各種的工運場合幾乎從不缺席,兩脇插刀在所不惜。

3)

猶記得剛加入街工,在一個討論會的場合,我高聲自稱為「真正」的「自由主義者」。之後在很多的場合,阿英總會不經意地寸我,「自由主義,即係自自由由啦」。

我卻總回一句:「你讀多D書先再講啦」。

他極為敬重區龍宇,常叫我去聽區老師的課,但我最多只是會聽他的約去踢波。

不知道他那幾十箱波衫現在安放於何處?

4)

寫這篇,源於我在FB status打了一句周兆祥的話,他居然以極其「非阿英」的語氣回應,說什麼紅綠結盟,左翼總是會拖綠色運動的後腿云云。(原來他只是轉載周兆祥的話,誤會有誤會的好處)

我有點失笑,現時香港的綠運,是誰拖誰的後腿,一時三刻也說不清楚。

而我只記得,昔日彈了不少勞工case給他,多年來,他究竟硬食了多少工友種種奇難雜症的個案?

流言止於智者,就讓時間證明一切,

還記得你寫過某人中秋節早走的往事,「最鍾意中秋節早關門,可以專心清case…」

 

 

 

2 thoughts on “牛黃解毒片 – 在街工遇到的人和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