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賣書捐錢

無法想像失去二十四年自由的滋味,假如要理解被囚禁者心態的文字,除了劉曉波以外,施明德就是另一個最佳的例子。

這本書是在台大附近某獨立書店買的,當時還有十萬紅衫軍佔領凱達格蘭大道倒扁的運動,以國是學會身分訪台的我,膽粗粗在台北火車站旁的廣場,與無數現場靜坐的群眾對話,還被人說中文大學的學生為何中文會這麼爛。這是2006年,還是有點矇懂的年齡,糊裡糊塗地買了這本當時紅衫軍總指揮,看似很型的社會運動領袖的一本半自傳式文集。

當年無法理解的心境,現在稍為看得明白,是因為經歷雨傘後的種種,社會運動的抗爭成本,終於或多或少要考慮到坐牢了。

例如施明德說,在囚禁他的「病房」內—雖然他沒有病,嘗試絕食但被保安強行用喉管灌食營養補充劇—他養成一種細心觀察植物狀態的癖好。因為在絕對孤寂的單獨囚禁環境中,任何有生物跡象的物件,都會挑起被囚禁之人的情感和對過去的回憶。

例如施明德望著檯上的野薑花,便會痛苦地回憶起過去,他與女朋友Linda,在一個叫「濛濛谷」的地方,一起採集野薑花,在山野間嬉戲的往事。

因為太痛苦,施明德便要求看守人員不要擺花,改為擺放其他植物。但不論是擺小楓樹,還是榕樹,最後都是枯死收場,讓他情緒失落了好一陣子。

施明德很清楚,和蘇武式的流放生涯不同,這種把政治犯當肉雞飼養的方式,是最容易讓一個人被攻破心防,人格與人性會不知不覺間被扭曲,因為被囚禁的人必須把自己的肉身變成一座城堡,幽禁自己的心靈,才可以在如此惡劣的客觀環境生存下去。

「囚禁於擁擠的牢房內,也使得台灣的政治犯失去了風度,動物性經常呈現。為了爭取室外做工,可以打難友的小報告;為了一截煙屁股可以出賣人格;為了芝麻小事可以反目成仇。現在民進黨的統獨之爭,我一點也不陌生,三四十年來,在政治犯監獄就一直鬥得如火如荼!完全忘記誰才是迫害者。」

這段文字,不論放諸大陸、台灣還是香港,都是別具深意。

定價50元,先排先得,未排過的朋友優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