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在剛過去的社聯講座,有參加者問到由上而下的倡議模式是否已經唔work,其實很難三言兩語一概而論。今次主要想略談搞社企是否一個出路。

攪倡議型組織或NGO面對的一個最大問題,當然就是資金問題了。例如要倡議基層要有住屋權,在現時政府不太再放權讓利予壓力團體的情況下,以「社福光房」的形式搞服務創造營收,然後在基層街坊上公屋之前,作為某種中轉站兼提供社工支援,或者是某種殺出血路的好方法。

社企在香港並不是一個精準的詞彙,因為我們並沒有諸如英國的社區利益公司立法,強制企業必須把部分分紅留在社區。更多一般人講的社企,很多時都是接受民政及事務局伙伴當自強計劃的傳統社福機構,提供諸如復康教育為弱勢提供就業機會等服務,實際上是政府不完善社福政策的某種補足。

需不需要立法或認證,可能對某些人來說並不是大問題,因為以民間或商界的創意和執行力,早已推展出形形式式的機構,例如是倡議文化旅遊的「活現香港」,或者是將訂閱雜誌與支持弱勢掛勾的「大銀」。問題是,假如我們沒有強勁的人脈,也不可能輕易取得政府社創基金或者家族基金的seed money支持

在這個意義底下,倡議成立成企,也可以相當「基進」,關鍵在於能否把某些動搖既有產業鏈的做法制度化。於是乎立法與否,便不應該只集中於慈善機構是否有足夠監管的層次,而應該以動搖現時商業機構社會企業責任的框架為目標,令領匯領展這類怪獸,都可以變成真正提升基層住屋質素的社企

好像上市公司要交audit report,社區利益公司也要交CIC report,圖為英國一家為社區安裝太陽能板的公司的CIC repor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