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書摘:「肯辛頓花園中有一方原本屬於皇室的秘密花園,有許多藏身在樹籬後的隱密木椅,有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幾乎天天黃昏時會在那餵松鼠,我看過十多隻松鼠或爬或坐或攀在他的手掌上、手臂上、肩膀上、腿上、身上⋯⋯松鼠本來是很膽小易驚慌的動物,這個老人卻取得了這些松鼠們的信任,看了真叫人感動。我觀察了這個老人好多年,他幾乎風雨無阻地去餵松鼠,但有一日他就沒出現,後來連著幾日也沒出現,之後也沒再現身過⋯⋯我悵然若失地想著這個神秘的松鼠老人,也許蒙主召喚了,但不知道松鼠們明不明白這個自然界的道理。在那段等待老人的日子裡,我常看到老人常坐的木椅上,會有些松鼠在椅上徘徊著,像等待果陀般地等待著,但果陀再也沒出現了。」

韓良露形容她在英國倫敦的生活,每位住在村莊的英國人,都會十分自豪於自己住的地方,跟人介紹時會說自己(例如)是切爾西人而不是倫敦人。那是二十幾年前的故事了,到現在還是這樣嗎?

曾幾何時,我也會很自豪跟別人說自己是上水人的,可恨的領匯和大量的水貨客,已經把那個舊上水永遠地煙沒。

「都市鄉村化」是出路嗎?上水、粉嶺、大埔等地區,是否可以結合附近僅餘的農業活動,形成一個個自給自足的社區,居民在自己的城市村莊內散步聚會購物,而不用事事走出城市的中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